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白黑】痴汉的恋物癖-4

-[章四]-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这时才缓缓从楼宇后透出,金芒给冬日的清晨带了一层难能可贵的温暖,照得白马探一头浅金色的头发更加灿烂。

温度又降了,离开了机场暖气的包围,呼吸之间有白雾成团涌出。白马探搓了搓略显干燥的手,指间摩擦出的窸窣声响昭示着他的迫不及待。

 

掐着时差点往返伦敦和东京,说不累是骗人的。白马探捏着怀表,略略扫了一眼时间后决定放弃请到今天的假期,赶去学校。

之所以不辞辛苦,不过是为了能早一点见到快斗。

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从没有那么简单过,然而对时间的把握却永远都那样的精准。清晨与傍晚,他有他的按捺不住。

管家奶奶早已为白马探安排好了车子,似乎体察了他的渴望,车上的书包里装着周三的课本。

周日,周一,周二。三天,他离开了整整三天。

除去路上往返的时间,白马探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去见那个代号为Snake的国际宝石大盗。

 

揉了揉跳突着的太阳穴,白马探把脑袋靠上冰冷的车窗决定小憩一会。

车窗外是飞速倒退的行道树,视线再眺远一些已经看得到东京城里高大的建筑群。阳光在建筑阴影里一阵一阵地出现,是暖金色的。这样的光芒愈发让他思念自家那只淘气的机器人偶,不知道这三天里他会做些什么。

 

似乎所有的思考最后都会绕到快斗身上……对于这样的自己,白马探竟意外地觉得理所当然。他放任着这种莫名的情绪在心底膨胀饱满,充盈整个心房。

书上说这种情感叫做「爱恋」,而白马探在对比之后却发现对象不过是个机器人偶。对一切概念都专研到透的他在思忖良久后想,大概是一种极致的恋物癖吧。

这么想着,他不禁笑出声来。

就像每一次看着快斗做傻事时一样由心而生的笑意,暖遍全身。

 

┄┅┄┅┄┅┄┅┄°

 

机场到江古田高中花费了近一小时的时间,待车子停下,白马探回神,发现自己光是想着快斗便这么发呆了一路。

下了车,付足了车费,白马探又看了一眼怀表,距离上课还有三十一分钟四十八秒,而他和快斗每次都是提前十五分钟到校,算一算,还要再等不止一刻钟的时间。

站在校门外干等这种事他是做不出的,掂了掂书包,白马探朝教室走去。

不知道快斗见到自己会是什么表情,虽说他要求快斗在学校要保持客套,但一想到见面时那双天蓝色的眼睛蓦然亮起的光,白马探就蠢蠢欲动地欣喜。

 

和往常一样,班长青子是第一个抵达教室的,勤劳细心的她总会在同学们到来之前把教室打扫干净。

白马探到的时候教室门开着。

「早上好。」一边问着好,一边走进,抬眼便看到青子正站在椅子上擦着黑板顶上的灰尘,「需要帮忙吗?」

「诶?」大约是没有想到有人会那么早到,青子转过头来时的表情带着错愕,「白马同学早!」

「需要帮忙吗?」白马探又问了一遍,人已经自觉走上,从一旁的水桶里拧开另一块抹布,借着身高优势干起活来。

有人帮忙自然是好的,青子没有客气,简单地道了声谢,继续大力地擦拭着。没动作几下,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啊,对了!白马同学。」

被忽然点名,白马探的动作顿了顿:「什么事?」

「你平时基本上都是和黑羽同学一起来的吧。」

「嗯,正好同路。」白马探应着。「同路」这一说法算不上撒谎,不过既然青子问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为什么青子会问,「有什么问题吗?」

「嗯……」椅子上的青子也停下了动作,声音有些犹豫。

「黑羽同学怎么了吗?」青子的欲言又止让白马探隐隐不安起来,会是快斗做错了什么?亦或者两人的关系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被曝光了?如果是后者,他倒不担心,但若快斗真做了什么错事……

「没什么……只是他已经两天没有来了,我有点担……」

「你说什么!」白马探没有站稳,险些踢倒脚边的水桶。被他猛然一撞的桶晃了晃,一大块水渍漫上白马探的裤腿。冬日的水冰冷,白马探浑然未觉,「快斗他这两天都没有来上学吗?」

「你叫他……」青子惊异的是白马探对快斗的称呼,转念却觉不对。既然白马探这么叫他,或许两人足够熟稔,「你知道黑羽同学怎么了吗?」

「……」

快斗没有暴露,暴露的反倒是他自己……关于这一点白马探不想解释什么,他站在原地,皱着眉头好一会才有动作。

「抱歉,中森同学,今天我恐怕还得继续请假,能麻烦你不要告诉老师见到我的事吗?」

「没问题,可是……」

一而再打断女生的话很不礼貌,但白马探已经没有心思继续维持自己的绅士风度。他把抹布轻轻放回水桶里,歉然告诉青子自己不能再帮忙了,便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

 

┄┅┄┅┄┅┄┅┄°

 

说真的,白马探实在想不通快斗缺席的理由。

快斗显然很喜欢学校的氛围,因此不应该有逃课的心理。更何况,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哪怕快斗心下有再多的不满,都一定会老老实实地去上课。

 

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别墅,刷卡入室的时候白马探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周围的一切。

门锁附近没有撬痕,门前二十四小时监控的摄像头亮着红灯,说明电源没有被切断。门外没有可以的脚印,门也开的格外顺畅。

室内没有开灯,清晨的阳光照不进来,屋里阴冷得可怕。

白马探连鞋也忘了换就踏进室内,皮鞋在大理石砖地上踢踏出清脆的声响。

很安静。

若要细究不对劲的地方,便是这里要比他去伦敦前干净整洁太多。

「快斗——」

白马探喊了一声,回音先传来,之后久久没了回应。

他走进厨房里,冰箱已经填满,里面放着的蔬果鱼肉都是管家奶奶亲自安排的,这么看来,早上有人来过。

既然如此……

赤红的眸子扫向另一边,耳朵竖起,然而不论白马探怎么搜寻,都不见半分动静。

 

心跳蓦然加速,这种紧张的感觉哪怕是被凶徒拿枪指着心口的时候都没有过。

最后一丝冷静轰然瓦解,白马探发疯似地在别墅里翻找起来。如果找不到,他就去调门口的摄像,一定要找到……一定……

 

这时——

他忽然看到在自己的床边,倒着一个人……

 

┄┅┄┅┄┅┄┅┄°

 

「快斗——」

看清眼前的人,白马探想也没想就这么冲上前去。

机器人的体重本就比正常人更轻一些,白马探轻轻将快斗抱进怀里,看他面无血色,双眸紧闭。

「醒一醒。」

他晃了晃怀里的人,却半天得不到回应。于是白马探把手探进快斗衣服里摸索到开关,轻轻按下。

 

启动是无声的,短暂的几秒时间里,白马探紧张得简直要窒息。

会发生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因为人偶电源耗尽,但说明书上明明写着电池充电循环期约为一周,总不可能快斗比较活泼电量就耗得那么的快。

度秒如年的十二秒终于过去,白马探看着快斗的眼皮动了动,眼睛终于睁开。

的确是没电了,快斗那双本该晶亮的蓝眸黯淡一片,眼皮仅睁开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又重新重重地阖上。

因开机而僵直的身体在怀中软下,那感觉有些像两年前那个在自己怀里咽气的女孩,明知是怎么回事,却也让白马探心慌了几秒。

他小心地把快斗抱到床上躺好,一边责备着自己的粗心,一边从保险柜里翻找出充电器。保险柜似是有被动过的痕迹,上面的密码锁被拨得很乱,白马探看了看锁又看了看快斗,决心先把这件事放一边,为快斗充上电再想其他。

 

┄┅┄┅┄┅┄┅┄°

 

连上充电器,等了大约半小时电量才达到开机标准,可见之前快斗的电耗得有多干净。

这也只能怪白马探自己。

说明书上早已说明开机后要连续充电24小时,并且要尽量避免电量耗尽这种容易损害电池性能的事情发生,然而他却在看到意料之外醒来的快斗后把这一切都忘得精光,他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在听到允许开机的提示音后白马探立即将快斗启动,屏息等待快斗重新醒来。

这一次的开机过程不如先前难耐,清楚症兆,许多不必要的担心都可以省去。但白马探发现自己的心跳仍是不可抑制地加快了几分,面对这种情况,他也只能承认自己中毒颇深。

 

「探——你终于回来啦——」

醒来后的快斗先声夺人,唤着主人的名字,就要扑上前去。

白马探眼疾手快地按住快斗的肩膀:「别乱动,在充电。」他指了指快斗裤子里连出来的那根小尾巴似的电线,示意他不要乱动。

快斗回头看了看,乖觉地席地坐了下来。

「我没电了。」快斗摸了摸屁股上那根「尾巴」,满脸委屈。

「对不起,」白马探坐到快斗身旁,揉着他的脑袋,把他的头压进自己心口,「都是我在不小心了,对不起。」

怀里的脑袋用力摇了摇,头发在校服上摩擦出声响。快斗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从白马探怀中挣了出来:「不是探的错!是我没有及时提醒探电量的问题。」

没想到快斗也有那么懂事的时候,白马探欣慰着,更加发狠地揉乱快斗的头发。令人迷恋的手感他戒了三天,现在仿佛要变本加厉摸回来一般。不知道是否是电量不足的缘故,快斗倒也是前所未有地听话,乖乖窝在白马探的怀里,任他随意地毁掉自己「帅气」的发型。

玩了一阵,白马探仍爱不释手着。但快斗毕竟是人偶而非电子宠物,只是这么顺着毛太傻了些。这么想着,他开口问道:「客厅是快斗打扫的吗?」

话音刚落,他感觉快斗身体一僵。

老半天,才听到回答:「是、是啊,是我打扫的!是不是超——级干净!」

侦探的敏锐让白马探一瞬间便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以快斗的个性,若是自愿干的活,做完后必定马上就要邀功求夸奖,现在却连回答都有犹豫。

看样子这小子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又做了什么,会打扫,不过是为了掩饰痕迹。

「是啊,快斗真棒,」白马探赤红的眼睛眯起,仔细照着室内是否又有什么东西消失,「不过快斗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打扫呢?」

「呃……」快斗又是一小阵沉默,「因为探要回来了!」

「可是会有电量提醒吧?在电量过低的情况下,快斗不是应该尽量减少动作吗?」

「……」

见快斗噤了声,白马探又问:「还有我的保险柜是怎么回事?」

「……」

快斗坐了起来,正对上白马探好整以暇的笑脸。

「好吧好吧,我交待……」快斗终于投降,「我一个人太无聊了,就到处看。没想到这时候忽然提醒电量不足,我为了不挨骂,只好趁电还没有耗尽赶快把东西收拾好。」

「但是!」快斗举起右手四指朝天并拢,「我只是好奇,绝对没有打开保险柜!也没有看到探的小秘密!」

被快斗这么一说,白马探反而心虚了起来。

他苦笑着,倒是希望快斗把保险柜打开。里面没有秘密,只有快斗的充电器。如果快斗打开了,至少不会因没电而躺在冰冷的地上那么久。

「不怪你。」白马探对快斗说道。眼睛里的愧疚多了几分,快斗盯着他看了半天,却看不懂:「探怎么了?」

「没什么。」

「啊对了!我没有去上学!」

对于自己读不懂的东西,快斗不会去多想,跳跃的思维只对刚才的情境纠结了两秒,立马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白马探的命令里明确提到了「上学」这一条,现在已是周三,相当于他至少旷了两天的课,貌似这个数字正在增长中。

「没关系的,快斗的假条我会准备好,明天你交上去给老师。」这一点白马探在回来的路上便已做好了准备,「今天我的假也还没有到期,就当做是弥补被冲掉的周日吧。」

「耶——太好了——」

快斗激动地跳了起来,险些扯断屁股上连着的电线……

 

┄┅┄┅┄┅┄┅┄°

 

陪快斗其实再简单不过。陪他说话,加上陪他看电视。

不知是不是因为同属「能发出声音的电子设备」,快斗对电视机格外青睐。电视机只要开着能发声他就开心,不论白马探将频道切换成电影新闻还是纪录片,快斗都能目不转睛地盯上大半天,但最能吸引快斗的,还是魔术类的节目。

 

既然是以快斗为主,白马探没有一开始便直接将频道搁至新闻台,他从第一个节目开始,一台一台耐心地调着,希望这个点能有快斗喜欢的魔术表演。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按了七十三次遥控器后,白马探找到了自己想看的节目。

暗色的背景被电视机屏幕投映得更显魔魅,舞台正中央身着黑色西装戴着高高礼帽的人双手正飞快地动作着。表演似乎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摄像头还没有来得及给魔术师一张正脸特写,便切换到了观众席。一张张期待的面孔映入眼帘,白马探朝坐在地上的快斗瞄了一眼,发现那家伙竟和电视里那群人一个表情。

……

明明连魔术师在表演什么都还不清楚吧喂……

白马探一时间也不知该吐槽快斗中毒太深还是该感叹任性天堂的机器人偶制作精良。

 

突然,本该一脸崇拜的快斗忽然变了表情,一脸嫌弃地「噫」了一声,因期待而挺直的背脊也跟着塌了下去。

怎么?

白马探疑惑着,把视线转回电视里。

屏幕里的主角竟不是日本人。那一头堪堪及肩的暗金色头发,左眼处有一道浅浅的蜘蛛纹身。邪魅张狂的笑容让他更显自信,他张开双臂,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低低念出属于他的魔法咒语。

那是只有坐在场上的人才会中计的魔术,白马探平静地看着,随后轻笑出声:「真巧呢,那么快就见到了。」

除了日本首屈一指的那几位魔术师,白马探唯一认识这位。

古纳·冯·高德伯格二世,德国裔意大利著名幻术师。

 

之所以会知道他,不过是在审阅落网的Snake的供词时,意外看到他说自己最后一个愿望是能看一场高德伯格二世的幻术表演。

这种可笑的愿望英国警方当然不会为他完成,但高德伯格二世这个被所有人都忽视的名字却被白马探记了下来。当晚他查了高德伯格二世的资料,意外发现这家伙不少国际巡回演出的时间地点都与Snake盗窃宝石的作案时间吻合。

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但在证据确凿之前,白马探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快斗你不喜欢这位吗?」

倒是快斗对待高德伯格二世的态度,令他有些出乎意料。

「我只喜欢探。」

「……」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白马探努力保持镇定,心底一声声告诉自己童言无忌。所幸就算他被自己发烫的脸给出卖,以快斗的情商也发现不了自己的间接表白有那么大的杀伤力。白马探咳嗽了一声,换了种说法:「快斗似乎很讨厌他?他也是世界级的魔术师呢。」

「幻术师才不是魔术师!」白马探刚说完就被快斗大声反驳,「利用高科技和催眠术唬骗观众的人,算什么魔术师?」

白马探错愕地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从没想过被自己宠得无法无天的快斗会对一件事物那般执着,快斗真的只是一个机器人偶吗?为什么真实得让他快要不知道应该以何种态度去对待?

 

┄┅┄┅┄┅┄┅┄°

 

虽说不喜欢,快斗仍是目不转睛地把整场表演看完。

播放完毕后,电视台适时插入广告,预告下周五晚上,即圣诞夜,高德伯格二世将会在东京米花市举行日本站的巡回表演。

网上都说不亲身经历高德伯格二世的幻术现场便无法身临其境那种神奇,白马探打了个呵欠,觉得所言不假。他捏着下巴,指尖在皮沙发上叩了两下,忽然出声对快斗道:「圣诞节的时候,我们去看高德伯格的表演吧。」

「诶?」快斗挤了挤眉毛,「为什么要去看他的表演?」

因为想盯着他看他会有什么动作……

白马探当然不可能把自己真正的想法告诉快斗,但以快斗对高德伯格二世的厌弃程度看来,要说动他需要有一个充足的理由。

其实他可以什么都不思考,直接对快斗下达命令。但真的要这么做吗?

白马探的眼珠子转了转,刚想说什么,忽然反应这似乎是快斗常做的小动作。

不过……

这种思考方式真的很棒呢,他已经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我很想去看啊,」白马探认真地看着快斗,「而且那天是圣诞节,我们下课以后就一起去米花,然后在那里度过周末吧。」

「……」坐在地上的快斗嘟着嘴垂下头去,好一会才不甘心地重新抬起,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好吧,既然探那么期待……」

白马探默默在心底比划一个「Yeah」的手势,同时对快斗先前说的那句「我只喜欢探」表示无限的满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23)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