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刷完m23我要激动疯了!

我斗太帅了吧!

小兰既然你都看出他的身份了,为什么还要对他动手动脚!放着我来啊!

【白黑】今天H先生签到的时候也在卖萌呢!

今天你给斗子投票了吗

 

818我的新上司

8/17

楼主

心好累啊……

本来已经决定给我的职位突然被Boss空降的儿子夺走。他的儿子我们暂且称呼他为H先生吧,他比我小了整整三岁二十三天!据说是因为在分部立功了才升职过来的,但如果不是Boss他怎么可能升迁得那么快。

唉,一想到明天就要见到他了就有点烦躁,看Boss那长相身材他儿子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吧,明天给你们八一八那位二世祖。

 

1楼

沙发!

 

2楼

我只是来抢沙发的。

 

3楼

坐等明天!

总有一种这个帖子最后会变成「我和我的新上司在一起了」的感觉。

 ...

垂死梦中惊坐起,给斗准备生贺去!

【新快】镜中18

18.

没有报警,也没有叫救护车。快斗轻轻为面前的人阖上了眼,起身,默哀。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死人,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表现出这般的镇定。

半垂着头的默哀没有持续多久,快斗十分清楚,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他也顾不上脏,把带血的笔记本塞进怀里,快步往回走去。


回到酒店,快斗已然没有第一时间去翻那本笔记。他把一身衣裤包括鞋子一件件剥下,然后钻进浴室里,直接拧开了淋浴头。

巨大的水流从蓬头冲刷下来,还未转热的水柱把快斗浇了个透心凉。拥有地中海气候的希腊在这个季节连室内的暖气都仿佛带了霜,后知后觉的害怕混在寒气里侵入,即便水温渐渐正常,仍止不住快斗的瑟瑟发抖。

他用力地搓着自己触...

【新快】镜中17

17.

日有所思,夜定然会有所梦。

新一又梦见了半年前自己和组织那场殚心竭虑的最终决战,可是那些本该令他熟悉无比的脸,却一个个换成了陌生的模样。

陌生,却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新一看着他们一个个倒在战斗中,一路向前,一刻也不敢停下脚步。但在经过一闪玻璃门时,他顿住了……

眼前玻璃倒映出来的人影竟是更年轻时候的他,但他再定睛去看时,那乱蓬蓬的头发却更像是另一个人——快斗。

然后他想通了那些倒下的人的面孔,才见过不久,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忘记。Spider、Snake……一个个被警方翻出代号和身份的人,一个个倒下。

就在新一想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的一刻,镜头飞快一转。

晃花的眼重新稳定下来...

你的白起已经上线

【白快】没想好题目

1.

 

「爸爸——」

凄厉的叫声让睡梦中的快斗猛地睁眼。

眼前是一片不尽的黑,笼罩得他的心中以不正常的频率跳跃。

 

梦里的男孩不是他自己,他甚至不知道男孩的名字。然而那稚嫩的声音在听过一次之后再也忘却不了,仿佛一个深刻的烙印,打入快斗脑海,挣脱不掉……

 

大约是惊醒时的动作惊扰了睡在身边的人,快斗感觉身上的被子被扯了扯,身后一只手从他的腰间环了上来,把他拉拢过去。

「做恶梦了?」

白马探低沉的声音带着梦醒时特有的沙哑,软软的,听着格外的温柔。快斗记得白马探总是睡不沉,否则也不会在自己一次又一次掉下床后第一时间把他捞回被窝里。

「吵醒你啦...

【新快】候鸟

『忘记南飞的候鸟,活不过这个冬季。』

 

当新一在公园角落发现那个白色身影时,他脑中不禁浮现出了小时候学过的一首童谣。

——「忘记南飞的候鸟,活不过这个冬季。」

那时候小兰最喜欢哼唱这一句,以至于他完全记不起这首童谣的后续。

但这些都不重要,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人,发现他蜷缩在那里,没有半分动静。苍白的脸颊上布满了黑色的灰与红色的血迹,那身本该优雅无瑕的白色西装也肮脏凌乱得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模样。

 

就像当年救了他的白鸽一样,新一想也没想,把他捡回了自己家里。

 

***

 

今晚的事件新一略有耳闻。

但不再是柯南之后,搜查二课再...

【新快】如果

从警视厅出来便下起了暴雨。

新一用档案袋顶着雨,小跑着钻进车里。雨珠子狠狠砸在车窗玻璃上,炸开「噼里啪啦」一阵响,任凭雨刷以多高的频率清扫,也无法抹去。


夏天就是这样,一切来得突然。


新一感叹着,启动车子。发动机的嗡嗡声很快将雨声覆盖了不少,只可惜这样的噪音并未悦耳到哪里去,新一觉得,自己还是更愿意听雨声的。


车子行驶了一段,从警视厅到家,每天都是这一条路,难得没有加班,他被堵在下班的高峰期的车流里,周围穿梭来往着被雨水砸乱的人群,大雨淋湿他们的背,浸染出深色的水迹。


只是一眼,新一认出了雨中那个跑得最狼狈的人——没有带...

【新快】镜中16

16.

快斗曾经认为,死亡是一种很好的逃避方法。可当他自镜中醒来,才知道所有逃避的,都将成为每一夜的噩梦,循环往复,往复循环。

他一开始害怕父母在回家后看到自己狰狞的尸体,结果事实告诉他,他的父母甚至没有看到他的尸体,便死在了自家门外。后来他希望寺井爷爷不会卷进这件事来,谁知寺井竟在意外之下触发了镜子上的机关,用自己的生命来换他。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可以在他的守口如瓶中平淡结束,可是,又出现了一个轻轻松松就刨出自己藏了五年秘密的新一。

而此时的新一似乎已经抓到了他的弱点,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甚至已经开始试着从这方面突破,来套取更多的线索。

「他们就要找上门来了」,这句话藏了太多太多的信息了...

【新快】镜中15

15.

新一所希望的,作为当事人的快斗只会更希望是真的。

然而并不是,那只是新一的推理。

快斗苦笑着拍拍镜面,掌心印在这边的镜子里,柔柔软软。新一抬手去对,手掌几乎重合,却仍触碰不到对方。

「我当时就在镜子里,看着寺井爷爷对着镜子许下愿望,」快斗指着自己的位置,是在镜子可视的范围里的,「我想阻止他的……可是不论我怎么喊,他都看不到我,听不到我的声音。」

快斗收回了手,用力捂住了眼睛。

眼前暗了下去,就像那天镜子里的世界那般的黑,唯一的光源来自寺井。他害怕黑暗,却恨不得让那束光消失。

「我一开始想着,就算我死了也无所谓的,寺井爷爷就算从小把我带大,也不至于以命换命地对镜子许这种愿望...

【白黑】幼稚园老师的一天

挑战者联盟梗……应该不会撞吧……没有电脑更文,丢一下旧的防止被打!


【《魔术快斗》白黑同人】幼稚园老师的一天


今天我们的挑战者是世界级著名魔术师——黑羽快斗先生!

他挑战的项目是「当一天的幼稚园老师」,理由是……呃……是他公开的同性情侣——警视厅最年轻的搜查一课科长——白马探先生曾经说过,无所不能的黑羽先生大概永远都扮演不了幼稚园老师这个角色。

真的是这样吗?黑羽快斗先生表示不服,于是他参加了我们的节目,并决定挑战这一职业。

究竟会发生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白马探:请一定要保护好孩子们的甜点。】

真不愧是神出鬼没的魔术师,才那么一会,我们的摄像大哥便跟丢了黑羽先生。

到目前为止黑...

【新快】镜中14

14.

都已经这个点了,再点外卖实在有些不人道。新一想起了自己刚搬来时塞进冰箱里的一些时才,今天总算是能让它们派上用场了。

顺着楼道一路往下走,已是熟门熟路,他连楼道里的灯也懒得去开。摸黑走进厨房,窗帘敞着,巨大的落地窗透着外头路灯的光亮,倒也不是很暗。

黑夜里,别墅小楼外的院子全然没了白日里的幽静素雅,郁郁葱葱的植物们为夜色染成深黑,风微微吹过,吹得它们张牙舞爪。

忽地,新一在那片枝叶中看到了一个突兀的形状——是一个猫腰躲藏的人形!

进贼了?

身为警察,这种夜闯民宅的小偷就算没有亲自抓过,也见过不少。新一的第一反应不是报警,而是悄悄地走到落地窗边,借着因光线原因只能看到外面外面却...

【新快】镜中13

13.

终于熬到下班,新一匆匆回家。从行李箱角落里摸出读卡器套上SD卡,迫不及待就捅进电脑里。

内存卡里有一个大小近一个G的文件夹,文件名和那盒卷宗的标题一样——7.29案。

如果文件夹的内容是和卷宗盒子里一样的东西,新一想不通中森警部为什么要以那种方式交给自己。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文件夹里的内容和卷宗里是完全不同的。可是,这依然是说不通的。因为如果文件涉密,那文件就只允许在搜查一课内部流转,且以中森警部的职级根本没有权限拿到,不可能会交给他;如果文件并未设置保密等级,又有什么意义……

思考在这里卡了一秒后立即畅通。思路清晰的同时,心也沉了下去……

有内鬼。

原来中森警部要传达给...

【新快】血-番外

(上篇在合集里……如果没有被吞的话)

番外-血


快斗没有力气让自己从床边的沙发里中开。

腹部的伤口倒是其次,要命的是沸腾在他血液中来自新一的血。黎鸟之血、猎人之血。一滴就能要吸血鬼的命,吸食的多少不过是死得快一些或慢一些的差别罢了,快斗也清楚,即使他早就看穿了新一的身份,也一定不会吸尽新一身体里的全部血液。


他们都称呼他为1412号,猎人克星,但真正拥有这个身份的人,是他的父亲——黑羽盗一。

但盗一在八十年前便已经死去,而快斗,则因与父亲太过相似的长相,成了盗一的替代品。

他们不可能公布盗一的死讯,因为盗一便是那个吸血鬼与猎人之间的制衡者,他的死...

【新快】血


1.


暮色暗沉,最后一丝日光跳跃在山峦之间,挣扎着绽放着今日最后一缕金芒。阳光透过窗棂,在厚重的纯黑窗帘间隙中画出一条浅金色的细线,成为这个黑圌暗的房间里,唯一的一束光亮。


黑色的丝被中探出了一只手,接着,挣出了一个脑袋。


「唔……」低低的呻圌吟自被窝中传出,床圌上的人一副永远睡不饱的模样,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


那是一双湖蓝色的眼睛,美丽得犹如展馆里最上层的蓝宝石。


他的脸色是惨白的,映着鲜红的薄唇,透着一股妖冶的美丽。


他伸手抓过置于床头的一个金色铃铛,摇了摇。铃圌声清脆,细细尖尖的却能传出很远。


只听房间门响了三下,随后...

【s快】secret

——告诉你一个秘密。


>>>>1


Spider仰起头。

猎枪已经上膛,瞄准器正中出现了那道白色的身影,他食指微动,扳机扣下一半。

只需要再用力一丁点,目标就会被他击落。

「喂喂,」边上的Snake催促他道,「你再不动手,他就又要跑了。」

Spider莞尔,对于Snake的话充耳不闻。瞄准器又动了动,可以看到白影更加渺小。

是时候了,他告诉自己。

「砰——」

枪响。

白色的滑翔翼在下一秒偏离了轨道,在半空中打了个圈,散架坠落。

「我出发咯,」把狙击枪随手一丢,朝着...

【新快】镜中12

12.

一滴、两滴……

秋天的最后一场雨在时间即将跨进冬至的最后十分钟落下。

风狼嚎一般,猛地吹过一阵之后,把雨卷向大地。雨珠大得好似夏日午后的雷阵雨,砸碎挂在枝头不舍离去的枯叶。

新一在听到风声的第一时间阖上了窗,窗锁「咔哒」一声扣上,紧接着便是雨点砸上玻璃的「啪嗒」声,接连不断。

他看着雨水在玻璃窗上洗刷出一片一片的图案,水光借着灯光,又映出自己的身影。朦朦胧胧,模模糊糊。


自吃完晚餐从寺井家回来,新一已经在镜子前坐了两个多小时了。

下半身由钝痛转为麻木,甚至在他起身想要关掉窗户时一度犹如蚂蚁啃噬般疼痛。但不看时间,新一并没有发现自己坐了那么的久。

房间里太...

【新快】镜中11

11.

大概是受了案件原始记录的影响,中森警部并没与跳出黑羽一家死亡顺序的误区。也正因如此,他据此写出的案件分析,对于新一而言,作用不大。

悻悻合上档案,新一闭目养神了一小会。

再睁眼时,看到手机上的提示灯正在一下下地闪烁着。他敲亮屏幕,正中横幅显示是一条来自寺井的消息。新一划开,是寺井共进晚餐的邀请,还附带着他的住址定位,消息发送的时间是三分钟前,理由是想试试新菜品,却不小心做多了。

挑不出毛病的理由,最多加一层让他去拿租房合同顺便预付房租的目的。新一看了看时间,已近下班。今天终于不用再加班,于是他飞快地回应了寺井的邀约,整了整办公桌,慢慢地套上外套。

四分钟……外面没有电话响起的...

【新快】镜中10

10.

习惯并不是可怕的东西,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习惯,然后固执地去遵循。

但新一清楚,快斗的习惯是不同的。

每一天都是凶案发生的日子,每一天都得死一次。习惯恐惧,习惯死亡。也难怪快斗对于这些会体现出奇怪的淡漠,却也会在下一瞬间因为被触动的情绪撞掉戴得并不严实的面具。

还是会痛的吧,不论是身体还是心。只是掩饰得太用力了,才能表现出如此的轻描淡写来。


新一的脸色阴郁了下去,镜子照不出,坐在对面的快斗却看得到。

他好奇着连自己都已经不在意的东西,新一为什么还要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

本该被安慰的人打起了精神,像每一天每一天在镜子前做的一样,扬起了唇角:「喂,警察叔叔,...

【新快】镜中9

9.

一段冗长的沉默在新一提出问题后在镜子前铺开,延伸向镜子的两面。

新一始终看着快斗的眼睛,快斗没有避开。

视线的交汇像开在高速路不同方向车道的两辆车,擦家而过,竟没有碰撞出半点火花。比之前的刻意躲闪更令新一难以琢磨,犹如石沉大海、深水无声。

快斗是魔术师,他越是冷静,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结局就越是无从料想。光是这么对视着,新一的心便凉了一截。好似已经确定了得不到正确答案,又想是答案完全会在他的意料之外,全然颠覆他的想象。

果如新一所料,快斗一偏头,笑容自唇角开始绽开。

「您是在审问我吗?警察叔叔。」他又用了同样的称谓,戏谑藏在扬起的尾音里。

未出具相应的证明,哪怕新一端出自己...

【新快】镜中8

8.

江古田郊番这次接到的是一起入室盗窃案件。

新一带着一名巡查到现场排查,做笔录调监控摸线索,一系列动作下来,凭借着自己从小学就开始帮同学们找猫找狗找文具的丰富刑侦经验,很快便锁定了嫌疑人。

抓人这活新一经验不够丰富,便又从局里调来两人,趁着嫌疑人还来不及销赃跑路,直接把人抓了。

之后,又因为抓到人的地方正好是一处小的销赃窝点,新一带着三人又费了好一番功夫,把这窝点给端了。

这窝点一端,顺藤摸瓜排出了一堆新的线索,可惜江古田郊番就一十来人的小单位,新一同本田部长一合计,决定立马上报市一级,趁热打铁弄他们个措手不及。不过他们上报线索的时候已是下班时间,案件也并非什么重大刑侦案,市里值...

【新快】镜中7

7.

新一万万没想到,这个档案竟然详尽至此。除去那些基本的案件线索、现场图片、案件记录、目击者及报案人口供笔录,还有一些图片复印件,它们被一张一张缩印在A4打印纸左半边,右边则是针对这张图片作出的详细案件分析。

案件分析都是手写体,整摞翻下去,上面的字迹都是相同的。鞋子的人笔迹苍劲有力,略微的潦草体现了写下这些细节的人当时满腹的气愤。

不用猜,也知道记录这些的人是东京厅搜查二课那位以脾气火爆出名的中森警部。新一打算等整理出自己对案件的思考后再作参考,于是他把记录放在一边,先翻出压在最上面的相册。

查看现场是最重要的。时隔五年,现场仍在,却早已无法还原。能否最大程度地将现场还原出来,全靠...

【新快】镜中6

6.

失眠是必然的。

新一抱着快斗的公仔,直挺挺地在床上瞪天花板瞪到天亮。

一整夜他思考了很多东西。

先是关于这面镜子为什么能联通不同时空的问题,可大学的刑侦学课本上没有说,初中高中的物理课本上更是不可能扯到。他从镜面反射想到海市蜃楼,时不时还会把公仔按进怀里另一只手摸索到手机Google一下。直到最后他搜到「见鬼」这个关键词看了俩鬼故事,才头疼地丢开手机,去想另一个他不愿触及的问题。

该怎么做。

对啊,该……怎么做?

对面时空里的快斗所处的时间点在即将发生案件的7月,他虽无法推测出具体的日期,但距离案发当天,已经很近很近了。十天后、五天后、或者就是第二天的中午,案件随时可能发生...

【新快】镜中5

5.

送走了寺井,新一快步回屋。

下班路上顺手买的晚餐来不及吃,被随手搁在客厅茶几上。新一大步迈着楼梯回到房间里,开始了对那面魔术镜子的第三次检查。


然而检查的结果依然令他失望。

从镜框到镜架甚至玻璃镜面下都是实心的。他倒也想过把镜子拆开看看是否有机关藏在里头,可转念一想都这么多年了,即便境内藏着电路,在没有外接电源的情况下,也早该没电,怎么还能作怪?

难不成还是太阳能的?

太阳能!

新一灵光一闪。

这个房间是整幢楼阳光最好的,根据房间内家具摆设的光照老化程度来看,窗帘也应该是常年拉开着的状态。

光照条件是有了,那么,吸收光能的装置呢?

新一绕着镜子转了一圈...

【新快】镜中4

4.

下班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整,然后是一小时的午休时间。

这是新一入职以来第一次盯着时钟等待下班,果然如所有Twitter文章上描述的那般——度秒如年。

在距离下班仅剩十分钟时,新一已然迫不及待地合上了端在手里装样子用的档案盒,满心的蠢蠢欲动。

可一分钟后,志田刚接到的一通电话彻底破坏了新一下班回家的美梦。

「工藤刑事,」志田刚敲门而入,看到新一准备下班的动作时表情瞬间变冷,「高速匝道发生了一起四车连环追尾事件,本田部长在西郊处理另一个案件无法赶到,所以……」

郊番不似地市一级警局,内设有专门的交通管理部门,因此即便是小的事故也需要派人去处理,更不论这种四车追尾的事件。新一深知事情的...

【新快】镜中3

3.

工作第一天,新一起了个大早。

太阳刚从地平线低端露了个头,天蒙蒙灰,却透彻得不带一丝的云。

江古田镇上几乎没有过于高大的建筑,站在阳台前,看淡淡的阳光刷在小镇上,感觉连呼吸都清澈顺畅。


新一在窗前站了一会,一个大大的懒腰令他的头脑愈加的清醒。他在脑海里理了一遍今天简单的行程,转身回到房间,走到镜子前,开始打理自己的衣装。

不想,他刚一站定,便被镜中的自己吓了一大跳——镜子里的他蓬乱的头发,右边脸颊上印着红色的竹席花纹,嘴角挂着可疑的水渍,身上居然还套着画了柠檬黄色皮卡丘的天蓝色睡衣!

这人谁啊!

这是我吗!

我醒了吗!

脑中连吼三声,新一用力揉了揉自己的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目前为止发出来的全文电子版)

前面被吞太惨了,于是就留网盘!等我把镜中写完把这篇修改一下再继续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c71jtUzVfIa4A2BPQ8s6A 提取码:w21x  

修改了一下

【新快】镜中2

2.

咖啡馆和别墅只隔了条街,新一和寺井步行了不到2分钟的路程,便到了别墅门前。

别墅外围是贴着明黄色瓷砖的一圈围墙,里头的爬山虎被秋霜染了一层枯黄,却仍不甘寂寞地攀上了墙,争相往外探着头。

供进出的电动铁门右侧是电话式门铃,门铃上方,本该挂着“黑羽宅”门牌的卡槽空着,留出一片发黄的空白,仿佛是对前主人的思念。


寺井取出要是,用遥控器打开了铁门。

铁门应该有做定期的维护,拉开的声音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新一注意到寺井手里的遥控器上每个按键都贴心地贴着标识,上头的笔记隐隐透着一股少年的意气风发。

察觉新一的视线,寺井朝他晃了晃手里的遥控器:「这些记号是快斗少爷为我标注的,...

下一页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