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新快】侦探的伪养成方

 

1.

快斗没有想到,自己心血来潮上米花买个蛋糕,都能遇上这样的事。

 

排完队买到蛋糕已近傍晚,西沉的太阳从楼宇间挤压出艳红的光,在眼前铺开血一般的色彩。快斗看着,总觉得自己会有血光之灾。

而下一秒,他感觉有什么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接着,便听到了平时在噩梦里才会听到的声音。

 

垂下头看那个身高只到自己腰,翻着半月眼一脸嫌弃扯着自己衣角的男孩,快斗第一反应就是「妈呀快跑」。下一秒他倒是冷静下来了,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孩子,发现这位大侦探的身高和几天前见到的那个相比猛蹿了不少,后脑勺那撮呆毛都越过腰间的皮带了。最关键的是……他和几天前那位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你是谁?」下意识地问出了这一句话,快斗这时不能退后,生怕往后一退就脚一软怂了。

被问到的男孩亮出半月眼,眼中鄙视更甚:「我是八岁你时的你啊,工藤新一。」

「……」

所以遇到的不是柯南,而是穿越来的工藤新一?

脑中飞快闪过了无数猜想,只是这么不科学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快斗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是该说「你好啊从前的我,我是未来的你」,还是应该直接杀人灭口断子绝孙永绝后患?再转念一想,这家伙前几天突然对自己说的话他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呢,就这么解决了,总觉得不甘心。

 

正当快斗犹豫不决的时候,小新一踮起脚尖猛戳了他的肚脐眼一把:「我和兰都不喜欢吃这家的蛋糕,你居然会来买,万万没想到我居然也有移情别恋的一天……太渣了……」

……

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名侦探你小时候思维就那么活跃吗?

快斗头痛着把人拉到一边:「那个,柯、呃……小工藤,我不是工藤新一。」

「不是?!」小新一瞪大了眼,「怎么可能,一看你这张帅脸就知道是长大后的我。」

「……」明明被夸奖了,怎么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快斗用力摇了摇脑袋,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他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件亮给小新一看,「你看清楚了,我可没骗你。」

「黑羽……快斗。」小新一对着身份证诧异了两秒,眼神渐渐恢复平静,「也对啊,我怎么可能连头发都不梳就出门。」

「……」

一句捅得不够,小新一不忘瞄一眼快斗手里提着的蛋糕补刀:「而且品味那么的差。」

「……」

「我发现你比我小耶,快点叫我哥哥!」

「……」果然应该直接宰了永绝后患吧。

 

 

 

2.

由于手中没有凶器,用蛋糕砸又无疑是肉包子打狗,快斗还是放弃了弄死小新一的想法。

他蹲下身子,让自己的目光与小新一齐平,还努力挤出慈爱和蔼的笑容:「小工藤,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这里好像距离你家有点远?」

谁知暴露了身份之后,小新一就算喊着让快斗叫哥哥,却已不再当他是自己人,一被问到关于「家」的问题,立马警惕起来:「我才不告诉你,我们家又没有姓黑羽的亲戚。」

「你怎么知道没有,不然我怎么会一下叫出你的名字还和你长那么像。」

「……」

这问题一下把小新一给问住了。工藤和腾峰家的亲戚千千万,总有那么一两家不常来往所以父母没有告知自己的。况且这人帅得和自己如出一辙……

被快斗两句话唬住的小新一纠结了半天,咬牙:「好吧,那我只好承认你这个没品位的家伙是我家亲戚了。」

「……」敢情还委屈你了?对小孩向来没辙,反正已经哄住了,赶快送回家去就好了。快斗摊手,「所以?我送你回家去?」

「不行!」

快斗话音刚落小新一立刻拒绝出声,声音大得引来周围一圈的人。快斗尴尬地一把捞过这小鬼,一边冲着边上的人摆着手解释:「我弟弟在闹脾气。」

「我是哥哥!」

「你闭嘴!」

从理论上来说,小新一虽然古灵精怪,但着实是个听话的孩子。快斗这么一凶,他竟然老实了下来。

早知道可以这么对付,快斗哪还那么费劲。他干脆也不蹲着了,直接站起来躬下腰,居高临下着:「这才乖啊。你听好了,小孩子不可以乱跑,我现在送你回家。」

「真的不行……」小新一仍拒绝着。

「为什么?」难道是担心回去会遇到柯南?似乎有什么传说是说如果两个时空的自己相遇,就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

结果小新一压根没想那么长远。他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快斗把耳朵凑上。快斗照做,只听小新一神神秘秘地说道:「我家被一个不认识的人入侵了!」

哦,那个橘色头发的男人……

快斗想了想:「那阿笠博士家……」

「我才不去!」

「诶?」听小新一的语气,怎么像是刚从那逃出来的?「阿笠博士家也被占领了吗?」

「那里有个很恐怖的女孩子。」

「……」

别说了,我懂你……

快斗无声地拍了拍小新一的肩膀。

 

 

 

3.

作为亲戚,就应该在亲戚落难的时候施以援手。于是,快斗默念了一万遍「我没有拐卖幼童」,然后把小新一带回了家里。

 

黑羽宅建在江古田镇,距离米花有一段距离。为了防止再出什么幺蛾子,快斗在带人回家的路上买了本最新的推理小说塞给小新一,用以转移注意力。

 

终于安全抵达,快斗松了口气。

自家老妈此时正在中国北京游着长城,之后据说还要去环欧洲游,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此时正值暑假,算算开学的日子,快斗大概能收留这小鬼一个半个月左右的时间。

「喂,」见小新一把鞋一蹬就往屋子里钻,快斗眼疾手快扯住他的衣领,「鞋子摆好。」

「你怎么跟老妈子一样啰嗦啊……」

嘴上抱怨着,小新一还是听话地走了回来,乖乖把鞋子摆好,还顺手把快斗摆得差那么一丁点的鞋扶正。这小举动就像是对快斗的挑衅,惹的他脸上一阵火热。可快斗是谁啊,扑克脸一摆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饿了吗?」他问小新一。

新一抬眼看他:「除了那个蛋糕,有别的吃的吗?」

「……」有吃你还嫌!

看在对方是小孩子的份上,快斗第N次忍下杀人灭口的冲动,耐下性子,微笑:「蛋糕是我的,我可以帮你泡杯面。」

「我可是正在长身体的小孩子诶!」

「那我把你送回毛利小姐那里,她一定很乐意看到你的。」

「那怎么可以!」小新一激动得快跳起来了,「我怎么可以让她看见这个模样!」

找到小新一的弱点就是找回主动权,快斗抱胸,睨着眼前的小不点:「那你想怎么做?」

「勉为其难让你给我泡碗杯面吧。」

「!」

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性格OOC了啊我的大侦探!

 

 

 

4.

再怎么说对比起新一来自己也是大人,就应该大人不记小人过。泡完两杯面陪着小新一吃下,又把人哄去客房睡觉,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本想看一会电视节目,又担心电视声吵醒小鬼再惹事端。于是他捡起被小新一丢到一旁的推理小说,就着灯光看了起来。

 

客厅的水晶灯明黄,却不适合阅读。随意扫了十来页,快斗把小说丢开,仰躺在沙发里。

 

不得不说今天过得有些神奇。忽然降临的男孩打乱了他一整天的计划,看情况接下去几天会乱下去。

他是工藤新一,却不再是柯南。

 

回想起前几日柯南在天台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快斗不由庆幸着,幸好不是他。

可那天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那所谓的「喜欢」……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

如果想得明白,快斗也不会连续纠结那么多天了。

 

唯一能够庆幸的是,新一告白的对象只是怪盗基德。

他坐起身,拿起茶几上的蛋糕用力咬了一口,果然很难吃,也难怪新一会嫌弃。随手把蛋糕丢回包装盒里,快斗心累地仰天倒回沙发里,盯着泛着橙光的水晶,脑中混乱。

 

 

 

5.

也不知怎么就窝在沙发里睡着了,被自己一个喷嚏惊醒,睁眼看到近在眼前的男孩,又是一阵惊吓。

「哇啊——」

「砰——」

 

摔到地上的快斗揉着屁股从沙发与茶几间的缝隙里挤出,正对上小新一愈发鄙视的小眼神:「你好蠢啊,黑羽快斗。」

居然直呼全名!

快斗正襟坐回沙发,摆出一副要教训人的样子。可没等他开口,小新一先说话了:「喂,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又会来你家啊?」

「又?」快斗偏头表示不解。

小新一指了指墙上的日历:「一年前的昨天,我被你带到这里,不过一觉醒来后我就回去了。但是,」他顿了顿,「今天醒来,我又跑到了这里。」

「……」这算什么奇幻事件啊?快斗这才发现,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小新一相比较柯南,又拔高了不少,昨天那身衣服套在身上紧巴巴的,似乎真的一夜之间长大了一岁。

这突然长大一岁的现象快斗无法合理解释,更令他难以解释的是小新一的记忆。他说「一年前的昨天」,显然指的就是昨天所发生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隔一年,那么小的孩子竟然还记得去年的一个小小插曲,甚至连时间都记忆得如此清晰。

 

「喂,小工藤。」快斗叫他。

小新一仰起脸,面上的嫌弃倒是和昨天如出一辙:「早餐吃什么?我不吃你买的蛋糕。」

「……」想说的话就这么被岔开,快斗倒也松了口气。对于正在长身体的两人来说,早餐很重要,快斗仔细地想了想,提议道,「先给你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去吃拉面吧?」

「好——」小新一举手,「我要吃楼下那家的鱼头拉面——」

「闭嘴,我出钱,你没有话语权!」

快斗抬手,不留情面地把那只举起的爪子给按了下去。

 

 

 

6.

时间一天一天过。

转眼,八天过去,小新一已然十六岁,长到了快斗不能再在对他的称呼前加个「小」字的年纪。

他利用这几天相处的时间仔细地询问了小新一关于莫名穿越的问题,这小鬼的记忆貌似是和身体同步的,长一岁便多一年的记忆,而记忆的结点止于当日。

不过关于这些,快斗也最多就是问问,毕竟他不可能去新一的记忆里考究一切是否真如小新一所述。

但十六岁……

或许他还是有验证的方法的。

 

有时候快斗还真佩服自己的好记性,竟然连一年零七天前那个并不是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日期都记得如此清晰。但为了防止自己记忆错误,他还是翻出了去年的记事录,查看了日期。

没有记错,一年零七天前,他和工藤新一初次见面。那一夜,他在那个钟楼里,被来自天空的光之魔人狠狠狙击着。

 

「就这么办好了!」

想好了要如何套话,快斗握拳。

「什么这么办?」

「诶!!」一回头,新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吓得快斗一下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已是十六岁的新一个头几乎与自己齐平,一天前的居高临下之感今天便已不复存在。为了防止一觉醒来后身体蓦然变大撑坏衣服,新一睡前只套了一条内裤,此时发育后饱满的下体把内裤撑得紧绷。快斗往下瞄了一眼,连忙收回视线,咽了口口水:「你……你也不套件衣服!耍流氓吗!」

新一顺着快斗的视线方向往下,又重新抬起,有些好笑快斗的无理取闹,一时间玩心也起来了,回道:「你自己说的,为了防止我弄坏你珍藏的衣服,只允许我套着内裤睡觉,让我每天起床以后找你要衣服穿。」他摊手,表情无奈又无辜,「而且我为什么要对你耍流氓?」

「……」为什么要对你耍流氓……这话就是在耍流氓好吗!快斗气得牙痒痒,却是有苦说不出,「我是担心万一有女孩敲门看到你这副模样!」

炸毛了炸毛了。新一在心底偷笑着。

几天的相处,他对自家这位「远房亲戚」可算是了解透了,软肋、痛点在那,他摸得一清二楚。只可惜他现在已经算不上小孩了,有一些事,再不方便去做。

新一端正了姿态,让自己显得成熟一点:「那就赶快借我衣服啊,快斗。」

「快……!」快斗瞪眼。

新一摊手:「你本来就比我小啊。」

「我……」

现在才动手,好像已经太迟了……何况人家现在是赤膊上阵……

 

 

 

7.

被光溜溜的新一一折腾,快斗直接把正事给忘了。直到吃早餐的时候新一突然提起自己一周前的趣事,快斗才把这茬给想起。

「什么趣事,说来听听。」既然想到了就要执行,快斗叉一块荷包蛋放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思考要怎么把话题转到江古田钟楼上。

 

然而快斗没有想到,新一所说的趣事,就是他同怪盗基德的那次交手。他手舞足蹈地叙述着自己和基德的交手,每一处细节交锋都描绘得刀光剑影般激烈精彩。那些快斗想到的,没想到做法新一统统考虑在了战术里,令快斗不禁冷汗,自己是多险才赢下的那一局。

「可惜啊,」新一摇头,「最后还是让基德给跑了。」

最后的结语透着新一的不甘心,但快斗看他的眼睛,里面闪动着的明明是遇上势均力敌对手时的兴奋,还有什么……快斗似乎不懂了。

不过看样子,他不需要再去求证什么了。

这场莫名的穿越就算含着种种不科学,新一却已经替他求证了真实。眼前这个新一是真的,他带着来自过去的记忆,而这就意味着,明天,他将面对十七岁的工藤新一……或者江户川柯南?

 

那么明天的工藤先生,会否记得自己几天前的告白呢?

而那个对着基德说出「喜欢」的人,是否会因为样貌一下判断出他就是基德呢?

 

这个时候才想到这个问题,快斗觉得自己的智商简直是被狗叼走了。即将面对避无可避的问题,他的心脏倏地狂跳起来。快斗连忙拿起牛奶猛灌一口,想藉此来掩饰自己突如其来的慌乱。可惜这并不奏效,端起玻璃杯的手连指尖都在颤抖,晃动的乳白色液体划过喉咙,猛然呛了他一口。

「唔咳咳咳……」

杯子几乎是被摔回桌面上的,快斗掩嘴,弯下腰猛烈地咳嗽。

「你怎么了?」新一赶忙凑了过来,「多大的人了,怎么喝个牛奶都能呛到。」

「咳咳……」

喉咙撕扯着疼着,快斗实在无力回击新一那句「多大的的人了」,闪着泪花的眼睛就算瞪人也没有威慑力,他无奈地俯下身子,用力把喉管里的奶汁咳尽。

 

快斗咳得用力,想得也很用力。

那些之前来不及去细细思考的东西,仿佛一下子都清明了。

这几天新一几乎没有离开过黑羽宅,不熟悉边上的地形及环境,或许……或许趁现在把新一送回去以后,明天就找不回来了。那么即便那个工藤新一回来了,他也至少可以……

懦夫的表现。

可是除了拖延,快斗想不到更好的面对方法。

就算他是月下的魔术师,是敢于同警察斗智斗勇的怪盗,这一刻,他却没有勇气去突破那重禁忌。

顾虑太多,替他自己,也替新一。

哪怕在收到表白的一霎他几乎就有点头的冲动。

「原来你和我有一样的心思。」快斗多想这么对柯南说。只可惜理智总是快一步冷静他的大脑,他的身体先有了动作。他转身,只将背影留下,然后干笑着,说「名侦探你这个玩笑开得真大」,转而纵身跃下高楼,滑翔而去。

 

当时是怎么做的,现在就应该继续下去吧……

这么想着,快斗的呼吸终于顺畅了些。他坐正身体,深呼吸了几下,对新一说:「工藤,你也差不多可以回家去了。」

「诶?」对面的新一诧异抬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嘲笑了下喝牛奶呛到的快斗,怎么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为什么?」

总不可能回答「今天的我面对不了明天的你」,快斗好了伤疤忘了疼地又灌了口牛奶,这才找到了个蹩脚的理由:「明天你就是你自己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那是明天的事,」属于侦探的敏锐已让新一从震惊里脱出,他盯着快斗的表情,没看到从刚才一直延续到几秒前才消失的慌乱,「而且,你在害怕什么?」

「我……」快斗干笑,扯动的嘴角掩饰不了心虚。他还来不及准备好扑克脸就同最为棘手的对手遇上,只剩措手不及,「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然而这些都逃不过侦探的眼睛。

新一没有说话,一味简单地看着快斗。目光如炬,仿佛能够照亮每一个阴暗角落。那些被快斗隐藏起的不安、彷徨即将无处遁形,而这时,本该精明的怪盗选择了对自己最为不利的一个借口,来掩盖事件下的真相。

「好吧,」快斗说,「我承认我怕了。」

他看向新一,鼓足勇气让目光对上。他嘲笑自己,是要有多自恋才会不小心喜欢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却想起对方也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那又如何呢?他和新一再像,也是宛若平行线的两个人,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各自有着想要守护的人,各自有着必须去探寻的真相。

 

然后,快斗笑出了声:「因为我就是怪盗基德啊。」

 

 

 

8.

我就是怪盗基德。

快斗把话说出口的时候整个人松了口气。

 

以侦探的聪明头脑,大概不用想也能猜出快斗赶人的目的——一年后的工藤新一知道基德的长相却不知道身份,如果快斗这时候将以某种手段他送走,在没有定位的情况下,就回不来了。

 

快斗以为新一会再次露出那熟悉的鄙视表情嘲讽自己如意算盘打得太烂。却看到愠怒点点浮上新一的脸,一层一层压上阴郁。

是……说错了什么吗?

还是……

快斗来不及想,新一用力拍着桌子一把站起,身后的椅子「哐当」倒地。

「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黑羽快斗。」

「什……」

快斗的瞳孔倏然放大,随之缩紧。

 

「你不是……」

「没错,我就是柯南。」新一说,「之所以会出现现在这种成长,是因为我服下了APTX-4869的解药。」

快斗不知道APTX-4869是什么,但这并不重要。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把那家伙当做小鬼。因为再小心的试探,都会因轻敌成空。他记得自己和新一之间的第一次对决,那么自称喜欢着自己的新一,当然也会记得那个日子。

「被摆了一道啊……也对,如果是每年一次的穿越,为什么衣服都不会变。」快斗自嘲着靠向椅背,嘴里泛着的牛奶味道变得有些酸涩。

「对不起,」新一不再保持前侵的动作,转身把椅子扶起,坐下,「我只是怕你又跑了,才选择了说谎。」

害怕的不只有快斗,新一何尝不是如此。明明决定迈出那一步了,却也要小心翼翼地去试探。

快斗不再接话,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

似乎不论是斥责新一对自己撒的谎还是回应之前那句「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吗」都不对,他还没有给过新一自己的态度,或许一直否定下去,他能说服自己,说服新一。

 

沉默静静铺开,以白为主色调的餐厅渐渐覆上阴霾。

坐在中央的两个少年心里都有个结,解开的关键,在对方手里。可要怎么把这关键交出去,不违背自己的心,又不伤害任何人。

 

「快斗,你并不讨厌我吧?」

「我……」

「每天晚上,你都会来客房。」新一看着快斗,说话的声音不大,是他害怕吓跑快斗,「我没有睡着,所以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

…………

迎来的便又是一阵沉寂。新一主动着,却被动地等着快斗的回应。

而没有回应,也是一种回应。

「我懂了。」新一缓缓起身,努力地想要把话说得轻描淡写,「那我走了,这衣服……就不还你了。」

 

「嗯。」快斗终于开口,他说,「慢走。」

 

 

 

End

 

新一走至门边,拉上门把的手握得死紧,直到他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才缓缓转动,「咔哒」一声,轻轻旋开。

「等一下。」

快斗叫住了他。新一直接将手松开,又故意不转过身:「怎么了?」

「那个……」没有由来地欲言又止,快斗用力鼓足勇气,「我还需要时间……而且……」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背对着他的新一面上笑容却越来越盛。就好似一口气打出了个全垒打,作为打者,接下来他只需要跑至本垒,便可得分。

果然,他听到快斗继续说道:

「既然已经把你养那么大了,再多养几天,也无所谓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61)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