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34

带走点……什么呢?

白马探闻声顿步,却不愿回头。

这个声音于他而言是陌生的,但在这间屋子里,能用这样的语气同他说话的,也只有Clark家的主人——Spider Clark一人,出于礼数,他也必须强迫自己转过身去。


回身。

他没有猜错,也不可能猜错。

Spider在短时间内已经换掉了刚才那身衣服,内里是白色衬衣,外面随意地披着一件灰色长款风衣,扣子系着,下身则是同色系的西裤。打扮随性,倒是符合他声线中的那丝慵懒。

只是本该叼着雪茄倚靠着沙发坐着的人,此时却在干着体力活——他的怀中打横抱着一个沉睡的人,黑色的丝质睡衣将他身体的曲线勾勒,却在四肢下方垂出一大块空间,彰示着...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33

有些记忆曾经忘记,在断断续续的梦境里却恍惚忆起。

他总是压抑着,因而那些沉淀后重新浮上来的记忆也都是沉痛的、不堪的,犹如噩梦。

想要挣脱,反倒看到了更多。甚至连记忆里那些人那些话那些细节都清晰无比。

原来不是他忘了,而是他假装自己忘了。

 

圆形的建筑,琉璃的屋顶。

客厅在类似天井的正中间,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二楼的房间。

房间布置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每一间房都有一扇冲着客厅的窗,大约是为了方便主人从中眺望客厅里来的客人是否符合自己心意,是否有见一面的价值。

而那些窗户上安着的都是单向玻璃,光线暗的一面能够看进亮的地方,但在光亮处,它们的作用则类似于镜子。

从这种玻...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31

没有半点需要留意的束缚,快斗本以为只要自己想离开,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走。哪怕要付出什么代价,也不过鱼死网破罢了。高位者不似他们这种人般不要命,只要他够狠,Spider奈何不了他。

但如意算盘还是有打空的时候。

不是快斗不想走,而是他根本就走不了。

身体似是中了中国古老的点穴秘术,他连屈起手指都办不到。

你对我做了什么!

快斗想开口吼那么一句,喉咙却好似被人掐着,正好按在声带上,发不出半个音节来。

「……」

身体动不了,快斗在脑内已搜刮出自己学过听过的所有骂腔,统统用在Spider身上。可惜脑子里的弹幕再凶狠,最多也只能化作快斗眼中恶狠狠的一瞪,不痛不痒。

Spider浑然未觉地起...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30

要骗过医生,他必须清醒。

清醒着放空大脑,清醒着让测试脑电波的仪器上显示不出异常的波动。

明明很困了,可是他还是不能睡去,他怕噩梦缠绕上来后自己会挣扎,会让那两个精明至极的人发现,自己始终在演着戏。

不论是以前那个无畏的杀手,还是现在这个无知无觉的植物人。

他以为只要自己睡下去,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算发生了什么,也和现在的他没有半点关系。


快斗自认为睡相不错,但这一次,他是被摔醒的。

脑袋先着的地,幸亏自己距离地面不算太远,再加上厚实的地毯,那疼痛感充其量不过是将他从睡梦中扰醒。

「唔……」

揉着脑袋,眼皮还沉重着睁不开,他单手支着从地上坐起,上身还...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9

听说过快斗喝酒一口就倒,但真正见到,那震撼程度又是另一回事了。

看着面前壮硕的身躯轰然躺倒,新一目瞪口呆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他起身,凑到快斗身旁仔细观察了一番。淡淡的水蜜桃味透出桃色的气息,却不知覆盖在人造皮肤之下的身体是否也晕染上了一层淡粉。忍不住将手探进快斗衣领下面,摸索到面具与皮肤的交界,新一轻轻抠了抠,接着一口气将快斗脸上那层虚伪的皮扯下。

过多的填充物使得面具扯下的过程格外轻松。新一手一抬,连带着假发一同脱离,快斗毛茸茸的脑袋垂下,连着脖颈之下的身体,看着格外滑稽。

忍着把身上的伪装一同拆下的冲动,新一坐回原先的位置。白马探已倒好了酒,递进他的手中。

新一...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8

这间名为LUCKY的酒吧二十四小时营业,但既然是「酒吧」,为了给客人们营造出夜生活的感觉,即便在临近中午的此时,它依然昏暗得只看得见频闪灯和图案灯花偶尔扫过的光晕。

不知是否是白天的关系,LUCKY酒吧里见不到几个人影。新一刷过特殊的会员卡,服务生将三人引进二楼的一个包间内。


适应不了室内的黑暗,白马探将包厢内的灯一一打开。

快斗跟着走进空荡荡的包厢,暗沉的淡紫色光圈落到玻璃桌面再反射到墙上,竟也有些刺眼。

不得不说富人的消遣方式一般人享受不来,圆形的包厢里头除了一圈的沙发便只有中间那张圆形玻璃桌。快斗眯起眼睛,试图寻找一些即便不喝酒也能自娱自乐的东西,却也只看到桌子下...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7

这次白马家与工藤家竞争投资的项目是FT游戏公司开发的一款VR游戏,除两家外还有另外七家公司,不过从电子产业的规模上看,实力皆不及两家,因此白马家项目组主要研究攻克的对手,只有工藤一家。

由于白马探过分的守时观念,四人抵达时几乎所有竞标公司都已到场,与投标单位前脚后脚入的场。


快斗又一次以「位置太小挤不进去」为由,拒绝了白马探陪同进场的要求。独自一人被留在会场外面,他回想着几分钟前白马探听到他的拒绝理由时抽搐的嘴角,心里怎一个爽字了得。

不过解气归解气,自己一个人傻呆着也很无聊。

快斗朝会场内眺了一眼,全玻璃环绕的会议室内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6

不过是想试着醒来,周遭过大的动静又让他停止了妄图逃脱噩梦的挣扎。谁知道醒来后会不会是更深的噩梦,从他开始逃避的那一刻起,他已沦为胆小鬼,丢了面具,丢了伪装。

他感觉到手背针管里流入了另一种液体,冰冰凉凉,冻结全身。

他听见耳边有人说,『病人之前因大脑长时间缺氧成为植物人,目前的反应很可能只是神经节电流产生的微弱反射,需要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认。』

他在心底默默对自己说,没错,就是医生说的那样。

他不曾醒来,他不会醒来。


就算爬上过老板的床,该有的职业素质,快斗仍是有的。

之前照顾的是新一,现在对象不过换成了白马探,要做的,只是迎合着自家少爷近似强迫症的生活习惯,为...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5

也许是真的累了,在快斗不肯说话后,白马探就这么睡着。

车子驶上高速,宽阔的道路随便快斗信马由缰也一样平稳,倒是快斗长了个心眼,脚尖只是轻轻点在油门上,努力把车速控制在90上下。

阳光很好,风拖着冬的尾巴,天格外的蓝。然而冬末春初的东京已有了春的气息,周边绿化带中时不时能看到星星点点的艳红色彩。

有着这样的风景作伴,就算边上的人睡死,快斗也不觉无聊。更何况江古田与米花本就都在东京,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不到一个小时便以抵达。


下了高速,快斗将车在路边停靠好。

太阳是从车后照入的,烘得车内暖洋洋的,就算不打开暖气,温度也令人感到舒适。

快斗解开安全带,靠上座...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4

门铃声终归刺耳,在确定人就在门板对面后,白马探改为敲门。

指关节屈出一个恰如其分的凸起,扣在门上,发出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带着优雅的节奏。


不一会儿,门磨蹭着打开了。站在门框内的快斗穿着深色的睡衣,画风和平时全然不同。他的面上隐隐残留着几分不情愿,却还要佯装打呵欠掩饰过去。略带孩子气的引得白马探忍俊不禁,在发出笑声的一秒,接到快斗一记眼刀。

「少爷早。」再不情愿,对方也是自家少爷。快斗把门拉到最大,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住了上前帮提行李的狗腿心理,转身弯下腰把柜子里翻出一双室内拖鞋丢到地上,「不是下午到吗?」

白马探脱掉自己微微染尘的皮鞋,踏进拖鞋里,不忘回...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3

一个人的病房,清冷总是比热闹要多,有的时候哪怕床头坐着人,他也还是感觉得到丝丝缕缕的孤单,像是沉入海底时的水草,柔柔地缠绕上来,却强硬得挣脱不掉。

他从前不是那么害怕孤单的人,然而躺久了,他便只剩下孤单。

他想知道自己的母亲过的如何,想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

然而枕边传来的话语他无法回应。真的寂寞到了极致,他也曾挣扎着想醒来。

可是……

不能。

他的身体禁锢了灵魂,一切冲破它的渴望都仿佛无稽之谈。

直到那一天,他听到床边同他一模一样的声音激动地喊道——

『他动了——』

他有些害怕,用力强迫自己在医生们到来之前沉入睡眠。

这样,才能伪装出一切都是错觉的模样。

他认为这样才是对...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2(R)

简书被吞了,链接没了


我最后的最后还是申请了简书……

居然要手机验证,一想到手机实名制了就好心虚。


想看的私信我发链接吧,我已经开了lofter私信提醒了……

不直接发是因为太羞耻了,我不要让基友看到≥﹏≤


然后那啥我也知道大家都羞羞,所以不用点赞啥的了orz.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1

快斗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祸从口出」,他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家温文尔雅的少爷飙起车来会那么狂野。

白马探那一脚油门震得他险些咬掉自己的舌头,然而舌头保住了,他却咬到了任务前镶在牙中的药囊。


玻璃是可食用的,碎片也较一般的玻璃渣要软一些。但血腥味不可避免地冲出,更可怕的是伴随而来的那阵苦到令舌头发麻的味道。

「……」


新一说的「能让你舒服一点」简直骗鬼。药效不到一分钟便发作,自下腹猛烈升腾起的热流怎么也无法用「舒服」这种词来形容。

但幸好他们的目的地是黑羽宅,快斗用脑袋里最后一丝清明思考好了到家之后要怎么把白马探和新一挡在门外,随后便只能用全部的意志去抵抗排山倒海的热潮。

眼睛已经...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20

说不出是什么情绪,照理说他也不配有任何情绪。

他应该像植物人一样躺着,并且永远地躺下去。

然而当他又一次从噩梦中寻回意识,他听到了来自耳畔的争吵。

『你在得意什么?工藤新一。』

咬牙切齿的男人语气中听不出曾经的温文尔雅,他记得那人每次守在自己床边时都不是这样的声音。

另一个人也不甘示弱:『我不会替他解释,等他醒来,你自己问他。』

听到这样的话,他的心脏猛然一紧。

不要问……

他知道对方根本不可能接受那样的答案……


车内的空气莫名冷了下来,幸而加速的马达声掩盖了突如其来的安静。

白马探总觉得身旁的人不太对劲。

那死死抠在安全带上的手背上青筋暴起,泛白的指尖似乎在诉说着快...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9

雨由滂沱转为淅淅沥沥。天仍阴沉着,却好似有光照下。

任务顺利得莫名,直至走出Clark家族的城堡,快斗都还觉得不够真实,缥缈得如同伦敦的天气。


管家在快斗出门前便知会了等候的司机,等到快斗出门,车子停在那里。

黑色的宾利慕尚如幽灵般悄声驶来,豪华得就像灰姑娘的南瓜马车,只要快斗打开车门,十二点的钟声变会敲响。不同于辛德瑞拉的美梦破碎,于他而言,不过是那属于工藤新一的沉重包袱脱下,他回归自己。


车子里坐着的人依然是白马探。

见快斗上车,他有些惊讶,但更多的还是赞许。

「拿到了?」直到Clark城堡完全隐没在山林凌乱的枯枝间,白马探才松下挺得笔直的背脊,询问道。

快斗还在...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8

Snake脖子上的易容痕迹虽不明显,但作为易容高手,快斗现在才发现,便是重大的失误。

事情从一开始就太过顺利,老狐狸再怎么好色,也是掌控着Clark家族的人,对于快斗的防备,应该更严密一些。然而自快斗进门起,两人便进入了一对一的相处模式,才会让「Sneke Clark是个自大的老头」这一刻板印象烙进快斗的认知里。

大意了……

快斗懊恼地想要退开却以来不及,他刚问出那句「你是谁」,对方便用力一个翻身,转换了彼此的体位。

接触面上柔软的触感并非那令人作呕的肥肉,对方为了仿造出Snake的身形,在身体里垫了不少的填充物。


「那你又是谁呢?」

欺压上来的人身下欲望还没有消退...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7

盗一的提醒不无道理,至少眼下便是如此,

如果当初快斗为了让自己更像新一而用填充物改变身形,眼下十有八九会因此遭到怀疑。

Snake为他脱衣的动作缓慢,一层一层,像是在剥最新鲜的鸡蛋那般小心轻缓。先是最外层的西装,接着把已经散开的领带拉下。

华贵的衣饰在这间城堡里是那么廉价,作为附属物,它们在离开快斗身体后背弃置于地,再没人看上一眼。

衬衫是上半身最后的遮挡。室内暖气开得很足,倒是不用担心着凉。Snake将白色的下摆从系着皮带的西裤中扯出,自上而下,一颗颗解开半透明的白色纽扣。不常暴露在阳光下的肌肤犹如白瓷般细腻光滑,一点点随着解开的扣子露出,弥散开令人沉醉的芬芳。

「看来我的选择没有...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6

心脏停止了又跳动,跳动了又停止。

钾离子顺着血管进入体内的剧痛刻骨,他却已然习惯。

别人控制着他的生死,他控制着自己继续沉睡。

漂亮的脸颊一点点瘦了下去,留着坠入昏睡前最后一点清俊。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他宛若静止的生命,侵吞着守护在他床前的那两人的耐心。他选择继续沉寂,来逃避需要面对的一切。

他不是胆小的人,但也有胆小的权力。

 

说雍容华贵,快斗认为,这个词套在Clark古堡里再贴切不过。

纵是白天,这里也能用金色的灯光装饰出纸醉金迷。


为了迎接工藤家的少爷,Snake可谓下了血本,光是入口处列队的乐队便是世界顶级的,快斗曾经在维也纳听过他们的交响演...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5

本以为上车后还能和白马探聊上几句,但不知是否是因为他的不守时,后座虽宽,车子里的气氛却始终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肃静。十分明白审时度势的快斗清楚这种情况下自己最好还是等自家少爷先开口了再多说其他。
无奈只得把注意力集中到其他地方。
雨模糊着车窗外的世界,就算想看,也只有一片常人欣赏不来的朦胧画面。
车是好车,白马探每每踩下油门,车速便提升得飞快。快斗其实想对白马探说一句「慢点」,车内的安静却让他难以开口。
此时的快斗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冷静,攥紧的拳头不着痕迹地透露着他小小的犹豫。他需要有什么能转移注意力,白马探的沉默却恰恰反作用地令他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会发生意外的场景。

烦躁感随之提升,压抑着愈渐增快...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4

在Snake Clark的要求下,十日的期限被提至七日。作为被动应邀者,工藤家只能接受。


有白马探亲自做信使,消息很快传到黑羽家。

时针拂过钟盘上的数字十一,英国瞬息万变的天空被乌云笼得深沉。远处闷闷的雷声轰隆出深夜静谧中的嘈杂,间歇闪过的电光照不亮暗夜。

挂掉电话的盗一眉目间堆满对Clark朝令夕改的不满:「准备好了吗?快斗。」

被提问的人正把自己镶嵌在沙发里,闻言轻松地靠向沙发背,头懒洋洋后仰着,坐姿舒适无比:「我准备好了没有你不是最清楚吗?」

这句反问引得盗一笑了笑,勾起的唇角带动细细的八字胡微微颤动。

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自然可以说是「准备充足...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3


都说黑色性感,有些时候,看起来就只剩恶心。
快斗翻转着手中未闭合的项圈,橡胶之感。略微沉重的手感昭示着其中隐藏了不少折腾人的机器。送来的人反复交代项圈一旦闭合便只能送还Clark家由Snake亲自解开。听那人如此郑重其事,快斗倒是不以为意。
既然是锁,就是用来撬开的。
比起如何才能伪装好工藤家的少爷,更重要的是如何破解藏在项圈中的机关。因为新一的脸不过是他顺利顶替后进入的钥匙,而打开锁,他才能彻底摆脱控制出逃。
掂了掂项圈,快斗将它自开口处掰开,直接套到了脖子上。
「咔哒。」
扣环锁死,比脖子稍粗一些,压得锁骨有些沉重。
快斗抬眼,一眼看到面前鞋柜上倒映出的人影,那形象真是傻得无以伦比。
「……」
我是不是太积...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2

灵魂被困在狭小的身体里,不想留下,却冲不出去。

身旁的人仍在呼唤,拉扯着他早已清醒的意识。

『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说话的人声音低沉,那么悦耳,他却害怕着用力往灵魂深处钻去。

不能醒来……

不敢醒来……

他记起来了——在陷入这样的困境之前,他已经设想过了死亡。然而那时他的心甘情愿在面对声音主人的时候显得如此可笑。

解释不了,又放不下。

如果可以真的死去,就好了。


回到英国后第一次回家,没带钥匙的快斗用手打开了门,蹑手蹑脚钻了进去。

「你回来了?」

「……」

等在门边的男人抱臂靠墙站着,若不是身前围着的那条围裙,快斗简直以为自己回到的是基地。

「老、老爸...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1

在对新一说完「我鱼肉过敏」后快斗狠狠地瞪了白马探一眼。新一不明所以地也看了过来,白马探无辜地耸肩。

无法从此时无声中读出什么,新一无奈将手中的碗放回托盘里:「抱歉我自以为是了,我让他们换过。」

新一的表情真诚而又歉然,快斗睨了半天没瞅出半点不自然,却也没有半点对白马探道歉的意思,只是朝新一笑笑,表示谢意。

眼见新一前脚走出门去,白马探立马开口叫冤:「我真没有告诉工藤。」

「乌鸦嘴一样要连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马探继快斗之后也切切实实地体会了一把「报应来得真快」的滋味。


等了一阵,食物终于来了。

作为下人却享受着服侍的快斗心安理得得没有...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10

两人又聊了几句,新一告诉快斗自己是上午来的,之前都是白马探在照顾,现在两人换了个班,白马探暂时休息去了。

听新一这么说,快斗有点小小的感动。白马探本没有照顾他的义务,随手把他丢给家里仆人或者抬到沙发上让他自生自灭都能算仁至义尽。他张了张嘴,想知道白马探为什么要这么照顾自己,却又问不出口。

快斗总认为做一件事必定事出有因,转念却想到自己在许多时候莫名的任性。白马探是主他只是仆,就算对方有千万的理由,他也没有过问的资格。

而且,是谁告诉过他,不要随便否定别人的善意。


正当快斗欲言又止之际,新一忽然问快斗是否饿了。

睡了一天的身体恢复知觉,之后其他感觉也渐渐回来。快斗摸摸肚...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9

昏昏沉沉,浑浑噩噩。

太阳穴跳突叫嚣着,脑袋像要被劈开似的疼。意识里自己已经渐渐清醒,身体却始终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快斗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除了难受,再无其他。

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渐渐在脑海里拼凑起来,零零散散乱七八糟。他只记得自己假扮成新一的模样来到白马宅邸,却因为心虚自我暴露,之后……他喝了白马探递来的酒。

酒……

舌尖仿佛又漫起了那阵苦涩的味道。

因为盗一的命令,在此之前他从没有尝试过酒的滋味。在他的认知里,能冠以「美」作前缀的东西都有它独一无二的高雅与气质,那么酒之所以能称为「美酒」,定然有它的独特之处……现在看来,这种美,他欣赏不来。

快斗想要苦笑,来...

想了想,决定把投稿给吧刊的图片存到621再发。
消消乐图片版……好蠢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8

 1的地址:1111 


疼痛倏然袭来,他猛地惊醒。

100V,或是200V的电击打入他的身体,击毁他难能可贵的梦境。

他认为这一切都已是无用功,因为他不愿意再醒来。

可两道灼热的视线盯在身上,他身不由己……


同新一的聊天刚开了个头便被打断,白马探看着杯中茶水就这么淋上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不知为何就觉得心疼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工藤……」

话一出口对上对方那双惊异的眼,他倏地顿住。

似乎有什么地方错了……

新一异常苍白的脸吊起了他的警觉。他不记得新一有什么隐藏疾病,而且这表情分明有些做贼心虚。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吗?白马探回想着...

一个……很无聊的flash产物……

由于声音加不进、图片半天不动等各种原因,我最后决定到时候把它改成条漫好了QAQ

【all快/主新快白黑】月光寒7

 1的地址:1111 


比起新一的公寓,白马宅对快斗来说更加熟门熟路一些。

懒得按门铃,便直接撬开电子铁门进入。直到发现门边的保安张大了嘴看僵着抬起的手看自己的动作,快斗才反应过来今天他的身份是工藤新一——一个刷脸就能直接进入府邸的人。

「……」

简直就是还没进门就暴露了……快斗一时间有股连身份都别掩饰大摇大摆走进去的冲动。想了两秒他还是冷静了下来,尴尬地朝门卫笑了笑,干咳两声:「咳咳,那个……白马说这道锁无坚不摧,我只是想破解看看。」幸亏两位少爷平时没少较劲,他的这个理由才勉强应付了过去。看着两位保安先生收起了警惕的视线,快斗提着的心才...

困( ̄ρ ̄)

下一页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