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K莫】扮猪吃老虎6

章六  洗白洗白洗白白

 

1.

全服第一高手一笑奈何的婚礼,那场面,锣鼓喧天彩旗飘扬。

只不过围观人群虽多,婚礼队伍却不大,主角两位,跟队伍的愚公猴子,外加四位轿夫,统共也就八个人。

手可摘星辰明确表示不跟队,莫扎他本打算抛弃他的,结果一笑奈何一句「人数要双数」,直接把他排除在外,起得莫扎他跳脚,最后是手可摘星辰安慰说「晚上有油焖大虾,吃得会比较慢,吃完刚好来围观,不用提早」,这才把毛给顺了。

 

更何况,做个围观群众也没什么不好的,莫扎他带着手可摘星辰混迹在人群里,顺带偷偷听着大家对这场婚礼的评价。可不,这不听倒好,一听就听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哇塞哇塞,一笑奈何也太帅了吧!」

「是啊,但听说芦苇微微是个大丑女啊。」

「有多丑?坐在轿子里根本看不到人。」

「玩那么久,有谁见过她的真面目?这还不能证明她丑得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

……

切,我家三嫂比江湖第一美人小雨妖妖还漂亮一百倍呢,你们这些人哪里配看!

心里OS着,莫扎他把这些管不住嘴的人一一记下,时刻准备着下回在撞见了,给记仇的老三打小报告只求老三对自己好点。

而这时候,莫扎他眼尖发现不远处小雨妖妖和真水无香也在人群中。想了想,莫扎他绕到手可摘星辰另一边,以他为掩护,悄悄往那凑过去。

「江湖第一高手居然娶了芦苇微微那个丑女,真是有眼无珠。」

「……」一过来就听到这句,莫扎他握紧了拳头。说话的那女人他也见过,每次都会和小雨妖妖一块出现,一共四个人,名字都以「小雨」打头,革命友谊深厚。

原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诋毁了,不想再听下去,几人间的讨论越发的不堪入耳。

「芦苇微微不就是真水丢掉的破鞋,一笑奈何捡了个破鞋还要昭告天下,硬是挤掉了我们家妖妖的月老公告,真不要脸。」

「谁知道一笑奈何是不是暗恋我们家妖妖不成,只好捡了真水不要的。」

「话说回来,发世界的那个叫莫扎他吧,一小白脸,上次死皮赖脸地求我们跟他组队,最后我们被磨得不行了,勉强答应,谁知道他那么菜,最后还翻车了!」

「……」这事你们也说!

莫扎他气急,抬眼看到手可摘星辰也皱起了眉头。

莫扎他:『星辰你别气啊,虽然她们这么说老三和三嫂很气人,但你要相信我们怎么动手都比不上老三亲自出马。我已经将一切原封不动地告诉老三了,等着看好戏吧。』

用到「原封不动」这个词的时候莫扎他有点心虚,他调回版面瞅了瞅,添油加醋得似乎有点过?

正反省着,手可摘星辰的消息传回来了。

手可摘星辰:『你不弱。没用的是她们。』

莫扎他:『你在意的是这个?!』

手可摘星辰:『嗯。』

莫扎他:『那你真是慧眼识珠啊!那天是老三他们都不在,我本来是单刷的。后来看到她们似乎在找人带,就好心带上了。唉,就她们那走位,刚进本乱跑全死光了,我是想着要怜香惜玉,还想救一个回来看看,没想到一走神,被她们触发的怪盯上,集火一波死光……我跟你说,这事换愚公猴子来一样死,只有老三那个没良心的才会视而不见然后独自把本刷完。』

一口气说了一串,很神奇的,刚刚还有点堵的心情豁然开朗。不得不说手可摘星辰人好啊,夸起人来不着痕迹,听着顿时有种遇到了知音的感觉,谁还管那群小雨怎么诋毁啊,反正也不可能再遇上。

手可摘星辰:『下次一个人就叫我。』

莫扎他刚想应声好,手可摘星辰的消息又来了。

手可摘星辰:『所有的都一起吧。』

顿了一下,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

「好啊。」他回过头,对手可摘星辰说。

 

 

2.

轰轰烈烈的婚礼结束,不仅领到亲友红包,还领到围观群众红包的莫扎他心满意足地拉着手可摘星辰回家。

「晚上吃什么?」他问。

手可摘星辰沉默两秒:「你又饿了?」

「唔……」莫扎他支吾着,「多好的日子,总要吃点什么庆祝一下嘛。」

你说的都对。手可摘星辰心说,接着开口:「烤扇贝怎么样?今天在世界频道上看到有人组队去刷了一整天,只只肥美。」

光是听着口水就要流下来了,莫扎他疯狂点头:「好好好!」

「那位去市场,你先回去。」

「嗯嗯,我去洗碗洗锅洗烧烤架!」

 

 

3.

老三有主,美食在桌。人生还有比这更幸福完美的吗?

 

回家路上,莫扎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小曲,眼前是金灿灿的扇贝,口中已经有葱花和耗油汁的甜美萦绕。谁知就在他得意洋洋之时,一道箭光倏然从眼前蹿出,直接钉进他的胸口。

「唔……」

暴击打成,他一身蓝色铠甲泛开顶级防御的幽光。顾不上心口的剧痛,莫扎他首先瞟了一眼自己的血量——掉了五分之一左右,算不上高手,只要他打起精神来应付,很快就能干掉。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则是残酷无比。

会对一个190+级数的人设下埋伏,怎么可能只有一箭?莫扎他刚一动,一道秋千索绕了上来,将他全身束缚。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给,紧接着一波的攻击上来。

偃师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他靠法力召唤出人偶,人偶的血却不和角色挂钩,但苦逼就苦逼在没有人偶,偃师的输出就基本为零……

秋千索绕绕锁着,莫扎他此时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群人十有八九是来寻仇的,为的就是他在世界频道上的那段话。

看来难逃一死了……

莫扎他抑郁着,算着每死一次经验掉当前级数经验上限的20%,他刚升上的199,就又要掉回198去了。但这群人的攻击效率也太低了吧!一个技能打在身上血没掉多少倒是疼得要命,要不是被捆着,他真想把护甲直接脱了好让对方动作快点。反正又不是没死过,被老三那琴弦一抽才疼呢。

 

混沌地走着神,这场单方面的屠杀终于走到了尽头。

莫扎他感觉浑身力气好似被抽光,人就这么仰面躺倒在地。后脑勺着地,倒没有刚才疼了。

眼前已是灰白一片,周围本就湮没在夜色里的色彩更加黯淡。

他的面前出现两个选项,「回城复活」和「药水复活」。只有复活回城才能满血,其他不论是医生复活还是药水复活,都只带有10%的血量。

周围都是敌人,他才不会傻到残血站起再被打死一次。

这么想着,他抬手,准备选择「回城复活」。

不想莫扎他还来不及选择,一束银光覆上他身——那群人渣带了医生,强行将他拉起……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马上,下一轮攻击又围了上来。

10%的血量更容易触发暴击,对手们连秋千索都懒得为他缠上,一堆大招下来又将他击倒在地。

 

疼死了……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竟然用箭直接爆头。被利箭贯穿头颅的感觉太过真实,比任何一次死亡都令莫扎他害怕。他颤抖着手,想要抢在对方医生之前回城,可惜疼痛拖慢了他的反应速度,他再次复活。

……

……

而后,那群人好似上了瘾,一次次地动手,一次比一次更加凶狠。

莫扎他能听到那群人在自己爆出装备时兴奋的欢呼,也能听到他们喊着打脑袋爆率更高,但更多的,还是技能打在肉体上、武器摩擦在铠甲上的钝响。

 

不知死到了第几次,他的铠甲被爆走了,只剩下布衫,那伙人屠杀的速度似乎又快了些。

怎么还没有结束啊……

痛得都快忘了要怎么思考,莫扎他只知道自己不断地倒下有站起再倒下,就像个提线木偶,每一个动作都操控在别人手里。出来混的迟早要还,操纵人偶久了,现在轮到了自己。他忽然发觉自己的好运气果然在遇到手可摘星辰的时候就用光了,不然怎么会被群喽啰围着洗白。

对了……那家伙怎么样了?

倏地想起去买扇贝的手可摘星辰,莫扎他强打起了几分精神。

市场是在另一条路上,回家也不需要再经过这里。这么一想他忽然想笑出声来,看来还不算太倒霉,至少星辰逃过一劫了。

「唔……」

不知是谁又用箭射他的脑袋,这回还是从眼睛里穿过去的。柔软的晶状球体上布满了细微的神经,痛感放大了百倍千倍。右眼瞬间失明,直到他被再次复活才终于看得到东西。可这又和看不见有什么区别呢?

周围的光影冰冷地穿透身体,全世界只有他的时间是静止的。静得仅剩死亡。

 

然后他便又倒了下去,地面似乎都被他砸出了坑。

复活选择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他连抬手去点的力气都没有,只等着那群人的复活,再斩杀。

可这一次却没有——

一道箭光闪过,伴随一声尖叫响起。

那声音莫扎他听过,可这时候他来不及多想什么,只知道迅速地抬手,选择「回城复活」。

 

 

4.

当站在复活点时,莫扎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逃过一劫。周围进进出出不少人,也不确定还有没有埋伏。

他又累又疼地坐在复活点的角落里,连手指都动弹不了半分。他知道在这里自己是安全的,但谁知道下一秒会是如何。

 

直到他看到手可摘星辰急匆匆赶来,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你来啦……」

他说,然后头一偏昏了过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