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蓝雨全员粮食向】陪睡敢不敢

1

喻文州最近很担心。因为他发现,蓝雨的未来卢瀚文小朋友那张稚嫩的娃娃脸上,竟然出现了黑眼圈!

在反复研究了蓝雨战队的作息时间表,又向张新杰讨教了一些问题后,喻文州把卢瀚文叫到了自己房间里。

 

狭小的单人套间里空调开得很足,嗡嗡作响的空调声让第一次进喻文州房间的卢瀚文有些紧张。

喻文州微笑着拖出电脑桌配套的椅子让卢瀚文坐下,自己则坐在床沿:“小卢,你最近精神似乎不太好,是不是压力太大卢呢?”

“嗯……”看着喻文州一脸关切,卢瀚文垂下头,支支吾吾地说,“嗯……没什么,最、最近不太好睡而已……”

“不太好睡?”喻文州蹙眉,蓝雨近期的几个对手都不难对付,卢瀚文都发挥也十分出色,想了想,他问道,“是床不舒服?枕头不够软?空调出问题卢?还是……呃,隔壁的少天太吵了?”

“都、都不是啦,”卢瀚文赶忙否认。被喻文州那双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一瞪,他心虚得有些结巴,“队长,我、我真的没事,你放心,我很快就能调整好的!”

听卢瀚文这么说,喻文州也只能长叹一口气:“好吧,既然这样,那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心事,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知道了队长,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卢瀚文低低应了一声,飞快地退出了喻文州的房间。

 

门“咔哒”一声响过,房间里只余空调机箱运转的声响。

喻文州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坐在床边,目光直直地盯着眼前卢瀚文刚刚坐过的位置。

精明如他,怎么可能看不出卢瀚文在撒谎呢。

他不是王杰希,所以他不会像王杰希一般精致细微地照顾着战队的未来。相反的,他让卢瀚文在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中自我磨炼成长。说句实话,他对卢瀚文的期待绝不比王杰希对高英杰的少,而卢瀚文也没有辜负过他的期望,正一步一步地快速成长着。

而现在,看到卢瀚文无精打采的模样,喻文州不得不担心一把。

于是,他一口气把蓝雨的其他队员都叫到了备战室,共同分析问题。

 

 

2

蓝雨都正选队员们齐齐聚在备战室,身上穿着各式的睡衣。但由于蓝雨寺的特点,这场睡衣秀只有黄少天一人给予了评价。

当然,这是题外话。

当几人看到一脸凝重姗姗来迟当喻文州后,便统一乖乖地闭嘴了。

 

“队长,出了什么事吗?你的表情怎么那么严肃?比赛才打完好像,对啊,还打赢了。下一个对手事越云吧?”没人会抢黄少天的说话机会,也没人抢得了。

喻文州走至留给他的空位坐下,平静的目光环视了备战室一圈,他这才悠悠开口:“你们有没有发现小卢最近不大对劲?”

问题一出,细心的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宋晓说:“昨天挖还看到小卢进训练室时撞门框上了。”

众人纷纷附和地举出了一些卢瀚文近期地不对劲。

“难道是有女朋友了?”徐景熙给出了一个靠谱地猜测。

“小卢居然是我们当中第一个开窍的!压力山大啊。”

“可是恋爱的话不是应该傻笑吗?”宋晓质疑道,“小卢道症状是撞墙呀。”

宋晓这么一说,黄少天马上接口:“我知道了,一定是最近对手太弱激不起斗志。这种情况下应该pkpkpkpkpk!我们一人陪小卢打一场他就好了。”

“黄少说的那是兴欣的唐柔吧……难道黄少你也开窍想妹子哦?压力更大了。”

“滚滚滚滚滚!那你说还有什么可能。”

郑轩说:“我觉得景熙说的挺有可能。青春叛逆期,又是全明星,骚动一下不好意思告诉我们是正常的。”

听郑轩分析得头头是道,一直听大家讨论没有发言的喻文州点了点头:“我觉得郑轩说得有道理。那么,郑轩,辛苦你了。”

“什……什么?”郑轩愣住。

“你找小卢谈谈心,告诉他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大家。”

“压力山大啊队长,这不是景熙先提的吗!况且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失败了?”喻文州想了下,“还有少天。”

“……”

一时间,整个备战室一片安静。

大家都想回房间为卢瀚文点支蜡烛是怎么回事?

 

 

3

第二天,卢瀚文仍是那副睡眠不足死气沉沉当模样。

 

晚上训练结束,喻文州朝郑轩使了个眼色。郑轩得令,碎碎念了几句“压力山大”,便回房间准备去了。

 

刚洗完澡,卢瀚文听到一阵敲门声。打开门,外头郑轩笑容灿烂。

卢瀚文莫名打了个寒战,把郑轩请进了门。

由于是新人,卢瀚文当房间被安排在了宿舍楼最东边当角落,但房间却是最大的。怕他不习惯,战队在他入住前特地把房间的墙刷成了和他家里一样的浅黄色。

郑轩走进房间,白炽灯下,房间内的一切有如初升太阳般充满活力。

卢瀚文的电脑正开着,大概是刚开机,什么软件都没有打开,留着一个空空都桌面。

但也可能是因为有人来才关掉了什么。郑轩显然比较相信后者。他在心底偷偷笑了两声,对卢瀚文说明了来意。

“小卢啊,”他随意地在电脑桌前坐下,“队长说你最近几天不在状态啊。”

“我……”

卢瀚文刚说出一个字,郑轩便开启了黄少天模式:“年轻人嘛,这很正常。想当年我和你一样大地时候,也经常偷偷摸摸不好意思。”

说着,郑轩神秘地从口袋掏出了个U盘塞进卢瀚文手里:“这个你收着。”

“这……这是什么?”卢瀚文一头雾水地接过U盘,好奇地问。

“你懂的。”郑轩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猥琐,笑容里尽是卢瀚文所读不懂的深意,“不懂再来问我,我先走了。”

说着,郑轩站起身子,不等卢瀚文说再见,便回了挥手走出了卢瀚文的房间,深藏功与名。

留下卢瀚文愣愣站在原地,手里握着U盘。

“我该懂什么啊?还有偷偷摸摸不好意思又是怎么回事?”

无人回答的情况下,卢瀚文只好把U盘插进电脑,看看里面有没有答案。

 

 

4

夏末的天依然亮得很早。没有赖床习惯得蓝雨众人在吃过早餐后便早早地到了训练室。

 

“昨天怎么样啊?”宋晓问郑轩。

“嘿嘿,”郑轩得瑟笑着,“应该不错吧,在我的教育下,小卢绝对开窍不少。”

听着郑轩信誓旦旦的保证,大家觉得越发的不靠谱了。

喻文州抚了抚额头,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个十分错误的决定。他环视了训练室一周:“小卢还没有到吗?”

“还有十分钟才开始训练,小卢不算迟到啊队长。”黄少天接口道,“不过小卢一般都会提前十五分钟到训练室才对,难道今天睡过头卢?郑轩真有你的,居然真的成功了!难道我的推测错了?真不科学啊……”

“……”

 

等待卢瀚文到来的时间便这么在黄少天的废话中度过。那是前所未有的漫长,以致几人不止一次有过拿鼠标堵住黄少天那张嘴的冲动。

幸好在冲动的魔鬼暴走之前,卢瀚文来了。

“对、对不起,我迟到了!”

卢瀚文应该是一路冲来的,脸上挂着汗珠,连日来变得惨白的两颊也因运动而红扑扑的。

见到卢瀚文,这回反应最快的竟然是他的“启蒙老师”郑轩。

“小卢来啦,昨晚睡得好吗?”

“……”

郑轩不问还好,一开口,卢瀚文的表情顿时僵了下来,本就红了的脸又红了一度。

卢瀚文感到自己耳根发烫,整个人都晕了起来。

他回忆起昨晚自己打开郑轩所给的U盘里那个RMVB文件后所看到的内容,脑袋里“嗡”一声响。

接着,他听到几位前辈焦急的呼唤。

“小卢,你怎么了!?”

“小卢,你怎么流鼻血了!?”

“……”

 

 

5

最后郑轩被罚中午不准午休加练一个半小时。

而被郑轩荼毒不浅甚至有了血光之灾的卢瀚文,则被允许休息一天。

 

说是休息,但下午时卢瀚文还是来到了训练室。似乎一上午的补眠有效,他的脸色看上去好了一些。

难道真实原因是训练太累了?

又核对了一遍日程表的喻文州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一转头,他发现黄少天正盯着他看。

“少天……怎么了?”

身为队长,喻文州自认为能读出队员们的每一个表情所代表的含义。但在“卢瀚文事件”后,喻文州对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产生了一点质疑。

“队长,今晚是我去吗?”

“……”原来是问这个吗?喻文州的头又疼了起来,“今晚让小卢好好休息吧。”

黄少天表示理解:“嗯,那我明晚再去。”

不!喻文州差点不顾形象地喊出来。

后天有比赛。如果黄少天明晚去找卢瀚文谈心,他几乎不敢想象上了赛场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但是,喻文州有知道黄少天的执着和耐性。

无奈,他只能说:“还是今晚吧,不要太迟。”

“好。”这回黄少天难得的没有多话。喻文州斜眼扫向黄少天的电脑屏幕,他正在关闭训练专用的软件,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喻文州永远也打不出的高分。接着,他看到黄少天打开了网页,以极快的手速输入了“如何与叛逆期少年沟通”一行字。

……

大概……没问题吧……

喻文州告诉自己。

 

 

6

夜晚很快来临。

卢瀚文刚从浴室出来,房间门又响了。

“……”

听到门响的瞬间他的心狂跳了几下,但在带有鼓点般节奏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时,他的心跳平复了下来。

他打开门,还没有看清来人的脸,便听到一连串的文字涌入自己耳中。

“小卢,怎么这么慢开门?反应太慢了吧这样不好啊还是说没睡好才迟钝的,哦原来小卢你刚洗完澡我来的正好啊。”

“副队……你怎么来了?”

本来想说“副队我累了”的卢瀚文临时改口咽下了这句话,心里却不知是苦是甜。他把黄少天迎进门来,此间黄少天的嘴始终没有停过。

“小卢,来PK吧。”

这是黄少天最为简洁的一句,也是卢瀚文唯一听进去的一句。

话一出口,卢瀚文愣了三秒。

“P……K?”

“对啊对啊。”黄少天说,“队长说你最近心不在焉浑浑噩噩,郑轩那个混蛋说你是因为有女朋友了才这样的。”

这就是郑轩前辈给我那些视频的原因吗!

卢瀚文脑袋一热,差点又喷出鼻血:“不是这样的!”

明明十分无力的辩解,到了黄少天这里竟然一句就够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不是这样的。郑轩果然是白痴,一点都不懂青少年的心理。他到底有没有青春啊,都被压力压没了吧哈哈哈哈哈。所以啊,小卢,来PK吧。”

“可是,为什么要PK?”

话题转换得比赛场上的过招还瞬息万变。卢瀚文好不容易逮到说话机会,赶忙见缝插针地问上一句。

黄少天说:“因为战斗能消耗男人的热情与体力,这样晚上就能好好睡了。”

“可是我房里只有一台电脑啊。”

“…………………………………………”

现实是最好的封口工具。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连黄少天都能无语。

幸好在来之前黄少天有百度一下,他淡定地摆出自己的第二套方案:“那小卢,我们来聊天吧。”

 

 

7

卢瀚文哪想得到黄少天竟然会在自己房间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他轻轻推了黄少天几下,口里叫着“副队副队”,却半天不见黄少天有任何动静。

“……”

要把他送回房间吗?

卢瀚文试着把黄少天扶起,幸好在加入战队之前他还是有积极锻炼身体的,黄少天比他想象中要轻上不少。

他把人抬到门边,单手打开房门。

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过道。大家都在自己的单间里休息,过道顶上的声感路灯都暗着,衬得整条过道幽静一片,散发着阴郁的气息。

卢瀚文看着黑暗的过道,又侧头看了看以诡异姿势瘫在自己肩头的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他最终没能踏出房间。

他小心翼翼地把黄少天推进自己床铺的内侧。幸好宿舍配床是一米五宽度的,否则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那得是多么黑暗的回忆。

安顿好了黄少天,卢瀚文觉得自己困了。

他平躺在床的外侧,回想着黄少天来时那喋喋不休的一堆废话,一直以来绷紧的心弦似乎松了下来。

 

他就这样……

睡着了。

 

 

8

第二天,卢瀚文和黄少天是一起进入训练室的。

黄少天精神奕奕,可被他勾着脖子带入训练室的卢瀚文,眼底却依然挂着深深的黑眼圈。

“昨晚还是睡不好吗?”喻文州问。

卢瀚文泪流满面地把喻文州拉到墙角,声音沙哑且虚弱着:“队长,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晚上看《行尸走肉》和《生化危机》了,求您别再找人来为我提高睡眠质量了好吗?”

“……”犹如反转剧一般地得知卢瀚文失眠原因的喻文州一时间被这原因惊得说不出话来。就这么简单?因为看恐怖片吓得不敢睡觉?

即便在心底骂了几句“卧槽”,喻文州终于还是展露了微笑:“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如果怕的话,找郑轩陪你一起看。”

“好的队长。”

“那你能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喻文州明明记得黄少天有特地搜索了一些资料。难道他拉着卢瀚文PK了一个晚上?应该不会,不然今天早上挂着黑眼圈的人应该是两个。

“这个……”

卢瀚文想了想,开始了昨晚的场景重现……

 

 

9

夜里,卢瀚文终于睡着。

 

在上学时一直很流行的《行尸走肉》最新一季终于出来了,之前一直和中学的舍友在追,卢瀚文当然忍不住不看。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第四季竟然那么恐怖。在没有人陪同的情况下,卢瀚文默念着我是男人我怎么可能怕,一边一天一集地看着。

血肉横飞的场景,面目狰狞的行尸。看到主角们被包围,然后一个一个地死亡,卢瀚文发现自己开始做恶梦了。

他知道队友们都在为他的睡眠担心,接连被派来猜测他的“少年心”的郑轩和黄少天即便不断地闹着乌龙,却也让他心里暖暖的。

可看恐怖片看到夜不能寐,这么丢人的原因他怎么敢说出去。

其实早在喻文州第一次找他谈心的时候他便已经删掉了电脑里头所有的恐怖片资源。可是真要调整会原有的心态,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或许就是今晚了。

因为他好久没有那么快那么安心便入睡了。

 

可突如其来的动静让他蓦地从梦中惊醒。

他瞪大了眼睛,感受着身周的动静。

“……”

原来,睡着了的黄少天不知怎么就睡到了另一头去。

太诡异了。

怎么做到的。

好奇心可以掐灭所有睡觉的欲望。

卢瀚文安静地保持着最初睡觉时的姿势,观察着黄少天的举动。

果然,黄少天并没有就此安分。他淡定地卷走了卢瀚文身上的被子,然后一翻身,脑袋枕到了卢瀚文的肚皮上。

心想着一会黄少就会滚开的卢瀚文等了好久也不见黄少天有动静,他感觉肚皮上有凉凉的感觉,便略微支起身子。

“……”

黄少天竟然在他的肚皮上流口水了!

“副队……”

像是听到了卢瀚文无奈的呼唤,黄少天又一翻身,乖乖滚回最开始的位置。头侧在卢瀚文耳边,轻轻的呼吸平稳绵长。

总算不折腾了。

卢瀚文叹了口气,起身擦干净肚皮上的口水才又躺了回去。

谁知他刚闭上眼,黄少天开始磨牙了。

“……”

刺耳却又轻微的声音此起彼伏延绵不绝,欲哭无泪的卢瀚文脑中苦逼地竟然放映起了行尸们啃食尸体的画面。

 

又是一夜无眠……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46)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