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叶黄】生命绑定(一发完)

今天去扫墓了,没有更新,于是丢一发以前写的短篇混个更



【《全职高手》叶黄同人】生命绑定

 

第十赛季全明星团队赛,因为私设原因,地图不同了。

一队:韩文清、叶修、楚云秀、苏沐橙、王杰希,第六人于锋

二队: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孙翔、唐昊,第六人肖时钦

 

 

1.

第十赛季·全明星赛·团队赛

 

全员载入地图,20秒的读图时间。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捏着鼠标,看着屏幕上夜雨声烦的血条。

68%。这是上面显示的数字,剩余的32%呈现一截晦暗的灰色,却刺痛了他的眼睛。可是他一点也不认为有什么异常,平静似以往每一场比赛。

 

然而平静的只有他。

地图内十二人的数据在大屏幕上显示而出,竖着一排下来,血量不满的他显得格外的突兀。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

场内外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一片哗然。

 

反应最快的裁判在公共频道打出一句「暂停比赛」,留下十二名选手坐在隔音包间里。

 

比赛虽然暂停,选手们却没有退出游戏。一队二队分别位于地图的西南与东北角落,各自围了个圈,毫无压力地聊起了天。

「少天,怎么回事?」喻文州第一句便是问这个。

全明星赛期间账号卡由选手自行保管,出了问题,询问当事人是在正常不过的。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没有打字,直接答道:「我真的不知道。」

 

就算知道,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喻文州解释。

 

 

 

2.

昨晚全明星结束,他一个人缩在房间里无聊,索性刷了账号卡进入游戏。

刚进游戏他便收到一条系统消息:

【系统提示:玩家『夜雨声烦』已完成生命绑定。】

莫名其妙的消息,黄少天看了一眼便随手关了。他一扫好友列表,并没有几个在线,但一溜亮着的头像里,「君莫笑」是逃不掉了。

「PKPKPKPKPKPKPK!!!!!」

想也没想将消息刷出,两秒后没有等到回应,他又狠狠发了几段话,最后才抓住重点,把自己刚刚建好的房间号码丢进对话框里。

「没空,抢蓝溪阁的Boss呢。」

「靠!坐标!!!!!」

「蓝溪阁」和「Boss」两个关键词刺激得黄少天坐在电脑前直瞪眼,他飞快地将鼠标移至「退出房间」按钮上,却在这时,顶着「君莫笑」ID的人出现在了房间里。

「你耍我?说好的在抢Boss呢!」

这一句是黄少天直接吼出来的,转念一想这人在对上自己之前绝对会记得摘掉耳机,便又发了一遍文字版。

只听耳机里传来「呵呵」一声笑,叶修的声音低沉,声线里含着特殊的慵懒:「担心剑圣大大不耐烦,秒杀了Boss就来了。」

「骗谁呢。」知道叶修没有摘耳机,黄少天也懒得打字了,「刚刚问过蓝桥,这周的Boss早出完了。」

正值周日,全明星赛的结束时间也不算早,这周的Boss的确在晚上七点便全部刷新完毕。即便被拆穿,叶修也依旧老神在在:「是蓝河出卖我的吧,太不厚道了。那我只好虐一虐他的偶像以示报复。」

「滚滚滚滚滚滚!!!!!」

感叹号才能表达心情,黄少天将字体加粗加大。

叶修笑道:「真的要滚?不P了?」

「来!」态度瞬间变化,黄少天毫不犹豫地点下「准备」按钮,不再给叶修机会,直接将两人拖进地图。

 

 

 

 

3.

两人随机地图不算大,好巧不巧,他们正好落进了最大的那一张。地图名字是「村外街角」,重点在「村外」二字。说穿了就是一处街角的矮墙外大片空地,简直就是专门为枪系职业而设的地图。

 

「说要虐你,连地图都帮我。」

叶修不要脸的垃圾话出现在频道里,似乎嫌不够气人,还学着黄少天加粗加大红色显示。

黄少天咬牙切齿却没法回嘴。此时他正猫在空地中一处草地相对茂盛的区域,说话的话担心叶修关了耳机听不见,在频道里回复又会冒出一个文字泡暴露方位。

对手是叶修,他比任何时候都更要冷静,大脑转得飞快。草丛里可以看到四面八方的动静,除了街角那片矮墙。如果没有猜错,叶修现在一定猥琐地藏在墙后。黄少天可没有忘记,散人那卑鄙的24职业精通,以及君莫笑手中那柄比外挂还更Bug的千机伞。

又过了一会,叶修又发了一句话到频道里。

「还躲着?这么安静还以为是和周泽楷玩呢。」

「……」黄少天也想说话啊!他继续在电脑前翻着白眼,心里吐槽着正式的比赛里绝对不会出现这种职业优势那么明显的地图。天知道他有多想对叶修喊一句「有本事我们就把这里当擂台打」,可惜他的脸皮还没有修炼到魏老大的厚度。

也许是猜到了黄少天的想法,一句话发出后半天得不到回应的君莫笑向上一翻,跃上矮墙的墙头。

千机伞扛在肩头,那个穿得花里胡俏的散人朝着黄少天躲着的位置完成了一个精确而又完美的微操——右手食指伸出,勾了勾,作出一副「你快来,我等着呢」的姿势。

没有人比荣耀教科书更有经验,显然,他已一眼看穿夜雨声烦躲藏的位置。

但那又如何?黄少天沉着气,操作着夜雨声烦的视角动了动。以君莫笑那半吊子的枪系能力,目前他仍算是在射程之外,要防着的,只有用卷轴打在武器上的技能。

他会用吗?

不等黄少天仔细去猜,叶修已经给出了回答。

「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啊,」君莫笑从墙上跳下,仍是扛着伞的动作,「当擂台,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好了。」

「正有此意啊!」快要憋死的黄少天二话不说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也不管叶修关没关麦,至少在房主是他的情况下,禁止语音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快来快……」

「砰——」

枪响,来自叶修的君莫笑。

只是普通的攻击,哪怕不是利用地图优势,叶修也习惯用这一招起手。

早料到会有这样的突袭,夜雨声烦微微侧身闪过子弹,挥剑迎上。

 

散人快打黄少天见识过不止一次,75级升级之后,劣势更加明显起来。他蹙着眉头盯着屏幕,君莫笑本就花俏的装备晃得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

起势未占先机,夜雨声烦依靠强大的装备凌厉格挡下了君莫笑几次攻击。只可惜守着机会的绝不仅有他一个,狼和豹子,都是嗜血的捕猎者。

借着夜雨声烦大招后的短暂僵直,君莫笑迅速欺身迎上,「落花掌」拍上夜雨声烦的后背,吹飞之后的连击依然来自他最为熟悉的战斗法师,「圆舞棍」一扫而来。

叶修这样的小计俩黄少天早在对战视频中看过不下百遍,应对方式更是了然于胸。他勾起唇角,在「落花掌」刚一拍出的瞬间便按了下去,一边还不忘把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吐槽出来。

令黄少天没想到的却是,他刚张嘴,就感觉有剧痛从背心传来。

……那感觉就像是君莫笑拍到夜雨声烦身上的那一掌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黄少天睁大了眼睛,下一秒胸口跟着一痛——位置与那一记「圆舞棍」的落点一模一样。

「为什么……」他没有问出口,疼痛充盈在心口,堵得他喘不过气来。黄少天的瞳孔缩紧,盯着自己身上莫名疼痛的位置,他倏然想起自己刚上线时那条系统提示……

生命绑定……

心脏猛然加速跳了起来,剧烈得好似随时都会破开胸腔而出。

以叶修的能力,在他出现失误的那一刹,很可能就意味着自己将被连击到死。

死……

这个字眼搅得黄少天的大脑更加混乱。他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一次比一次更加剧烈,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鼠标,眼前是晃动的屏幕,那是被击得不断晃动的夜雨声烦的视角。

要怎么办……

思考戛然而止——

「砰——」

「巴雷特狙击」,叶修这一枪开得毫不犹豫。

血花在夜雨声烦脑袋上炸开,剧痛猛地钻进黄少天的大脑。像是有一把锥子就这么钻了进来,黄少天惨叫一声,捂着脑袋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哐当」一声。

 

奇怪的是,这一下之后,就没有后续攻击了。

终于缓过来的黄少天从地上爬起。频道里又多了两行话。

「少天,怎么了?」

「少天?」

第一条大约是在那记「巴雷特狙击」之后发的,后一条隔了一分钟才发出。

黄少天坐回椅子里,重新戴上耳机。他的脑袋嗡嗡地响着,闷闷的钝痛久久不肯消去。他深深呼吸了几下,用仍颤抖着的手飞快地打字:「队长刚才来了,去给他开门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倒是你啊,叶不修,居然没有趁着我去开门直接把我弄死?」

字里行间的轻松化作无形的巨石压在黄少天的心口,他还记得心跳失速时的感觉,好像真的死了一次般。

「真的?」叶修没有打字,而是直接通过语音系统询问出声,「他在群里聊着呢,怎么去你那的?」

「……」百口莫辩。黄少天指尖颤了两下,迅速地退出了游戏。

 

夜雨声烦下线时,残血量正好是68%……

 

 

 

 

4.

回过神来时裁判那边还没有给出答复。

自己这边的几人在队伍频道里聊起了天,时不时还懒得打字直接用上了音频。黄少天瞄了一眼公频,正好叶修发了句话:

「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就这样速战速决好了。」

黄少天刚要吐槽怎么速战速决,视线的余光却看到了边上所有人的血条。

「哇靠!叶修你对苏妹子做了什么你这个禽兽!」

他终于明白了那句「就这样」是怎样了……也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方法,苏沐橙的血条也被清去32%的量,仅剩下68%,和黄少天一样突兀着。

「就让她从悬崖上滚下去,差不多的时候就飞炮让自己停下来。」

想象了一下联盟女神从山崖上滚下的形象,黄少天脑袋更疼了:「你怎么不自己跳下去。」

「哥太重要了。」

「要脸吗。」回复的是韩文清,说明连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

 

又扯了几句,叶修把话题拐回了原点:「我的办法怎么样?来不来?」

喻文州回道:「要问少天。」

「少天?」

「……………………」

问题突然抛到自己身上,黄少天难得地沉默了下去。

他不知道。

一旦开打,近战职业的他必然逃不过伤害。喻文州的战术从来都是能平静地看着他去死的,只是这一回,或许不一样了……

黄少天想要点开消息记录,查看昨晚的那条系统消息,转念想到他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内容会投影到场上上展示给全场的观众,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要问我啊,」他用只有喻文州听得到的声音小声嘀咕着,「队长决定就好了。」

喻文州传来的声音有些无奈:「我还是认为,这种奇怪的情况还是弄清楚原因比较放心。但如果你不介意,那么就先完成比赛。」

「……」喻文州的话着实令黄少天心里一暖。他握紧鼠标,按捺住不断加速的心跳。

说不害怕都是假的,昨天的痛记忆犹新。黄少天的手指在键盘上动了动,眼前好像出现了一盏流沙,飞快地在为他剩余的生命倒数计时着。

「那就开始吧。」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豁达,他突然笑了出来,谁知道最后死掉的人会是谁。

这么对喻文州说着,他的手飞快在键盘上跳跃起来。

「赶紧的赶紧的!就算百分之八也能干翻你!!」

「等一下,少天!」喻文州冲他喊出这一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将消息刷了出去。

「怎么了队长?」

「我记得夜雨声烦的戒指有生命恢复能力的吧?每分钟0.1%?」

黄少天看了看自己的血条——进入地图近十分钟,连沐雨橙风都条道68.1%的血量了,他的夜雨声烦血量没有半分变化。

心里凉了一截,他却还要安慰喻文州:「说不定等一下就算被打也不会掉血呢。」

「但愿如此吧。」喻文州笑道。

 

另一边,叶修回复了一句「就来」,整个队伍已然压上。

 

 

 

5.

在黄少天沉默的时候,叶修也罕见地沉默着。

他清楚地记得昨晚黄少天下线时夜雨声烦的状态,记忆里更加清晰的,是在他那记「巴雷特狙击」爆了夜雨声烦脑袋时从耳机里传来的那声惨叫。

那可不是什么为了开门不小心摔了一跤的声音,那就像是自己拿着枪打穿了黄少天的头后发出的,光是听着,都让人觉得痛苦无比。

从那一声开始叶修便察觉到了不对劲,看到夜雨声烦的血量后那股不对劲瞬间上升至了顶峰。他发泄似地点击着鼠标,君莫笑的视角上下左右不断晃动,整个屏幕随之天旋地转着。

「少天,昨晚到底是什么……」

对话框里打出的文字在所有人看清前就被他手速飞快地删掉。借口说喻文州找自己然后下线遁的人显然不愿意告诉他什么,更何况在这种场合询问,不合时宜。

 

内心蓦地升起一股烦躁,却找不到更好地理由去问。

答案只能自己去试验。

叶修突然开口,问苏沐橙道:「68%,能控制好吗?」

多年的默契让苏沐橙一下猜出他想做什么。无奈地望了望天,「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下吗?」

「抱歉。」

哑谜一般的对话让周围的韩文清、王杰希和楚云秀都一头雾水。却见下一秒,沐雨橙风直接从悬崖上滚了下去……

 

丧心病狂。

哪怕后面知道是什么情况,目击这一幕的所有人依然只能想到这个评价。

不过苏沐橙想的却是另外四个字——重色轻友。

 

 

 

 

6.

黄少天绝对是喻文州战术的最佳执行者,在两队相遇时叶修只能无奈。

「目标索,小心夜。」

在队伍频道里留了这么一句,君莫笑甩出千机伞转为战矛形态,直直向目标冲去。

果不其然,不知藏身何处的夜雨声烦就算人不出来,也耐不住寂寞地要嚷嚷两句。

「靠靠靠靠靠靠靠!一上来就欺负队长!」

「那你出来,我们换你打。」

「……」

藏着的黄少天就这么又噤声了,叶修苦笑,他倒是希望黄少天能跳出来好让他确认一些事情。

 

过度的思考让叶修有些分心,同是全明星级别的职业选手,一心二用的下场便是让对手有机可乘。

一次操作不当,一枪穿云的子弹直接打进君莫笑的胸口。血花开出,不远处的沐雨橙风迅速策应,卫星射线及时放出将君莫笑包裹其中,顺便把即将被枪王救出的索克萨尔送了回来。

四对五,优势似乎没有大多少。无解的枪王一对二拖走了同样远程的沐雨橙风和风城烟雨,王杰希和唐昊在角落里一对一打着,孙翔打得有些发狠,而他的对手是韩文清。最后才是叶修,他与喻文州之间算是王对王的战争,但没有人比他清楚,即使喻文州倒下了,随后接上的肖时钦一样不好对付。

定下心来,叶修可不会因为后面还有一个肖时钦就怯懦。和喻文州一挑一如果输掉就太丢脸了,尤其是在现在这种近战的时候。

可……

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在他走神时明明可以有一万种逃走方式的喻文州会如此镇定地看着自己被拖回战局。

是黄少天——

说时迟那时快,金色的身影一晃而至,蓝色剑光劈下,「剑定天下」。

「让你欺负队长!来单挑啊!」

多话从来都是黄少天的特质,憋了那么久,又是在开放语音的情况下,刚出场的黄少天几乎开启了喋喋不休模式,就算没有把叶修砍死,也要把他烦死。

轻巧且把握精准的攻击顺利将喻文州拯救出去,叶修扫一眼场上所有人的情况,除了刚开始就比其他人少32%血量的夜雨声烦和沐雨橙风,最危险的竟然不是喻文州而是被孙翔拖着的韩文清和被王杰希抓着打的唐昊。

「呵呵。等你很久了。」

君莫笑「拔刀斩」开路,欺身而上。三个身位格拉近,千机伞飞速转换成战镰形态,伴着他手中符纸,就要朝夜雨声烦招呼过去。

没想到向来看到他就追着打的黄少天这一回却操作着夜雨声烦一溜烟跑了,同样是「拔刀斩」,专职剑客使用起来效果要好上不少,两人距离再次拉远,身后的喻文州不失时机一阵「混乱之雨」洒下,君莫笑及时撑开伞,仍不免中枪。

 

以为能够就此脱身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继续后退着,这时有枪声在他们身旁响起。视线偏转,不知何时,周泽楷三人的战局竟搅到了这里。

一枪穿云的活力猛烈,哪怕是风城烟雨和沐雨橙风的联手也是分身无暇。见叶修中招,苏沐橙只能勉强抽身过来,不想周泽楷的子弹那么快便跟上。

「爆缩式手雷」丢出,这是苏沐橙眼下唯一能为叶修做的。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招「落英式」迎上,剑指那颗黑色圆球。

精准无比的操作下,剑身即将敲开手雷。不想这时夜雨声烦身后倏地冲出一道黑影,猛撞向他。

剑尖偏斜,手雷错开剑身直接砸上夜雨声烦肩头,爆炸——

 

48%……

一直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己的夜雨声烦因这一击血线又降了一截。

君莫笑从混乱中转过视角,呆立在那的身影刺得他眼睛有些疼。

 

已经解决了唐三打的王不留行可不会放过对手露出破绽的机会,魔术师繁复的手法在强力队友的保障下快如流星,任凭喻文州竭力,也无力阻止。

判断局势是每个职业选手的长处,哪怕叶修没有再频道里提示,所有人也清楚,此时集火黄少天一波带走是最佳选择。

 

少了一人的二队此刻有些狼狈。孙翔在和韩文清的一对一中仅是略占优势,王杰希快一步干掉唐昊让他们劣势尽显。任周泽楷再怎么无所不能,也拉不住一边倒的局势。

几秒之间,喻文州的节奏被完全打乱,只是全明星赛,完全没有压力的他很快摆正心态。新的指令很快在频道里发出,两套方案,目标分别指向一队韩文清和苏沐橙。

落后的一个人头必须补回,纯输出的队伍没有牧师,活着才是战力。

可他的王牌,他战术的最佳执行者,却完全没有给予回应。

 

 

 

7.

「少天?」

喻文州在频道里唤了一声,另外几人都已久违,他不相信以黄少天的能力会无法抽身。

但他的确做不到了。

王杰希的一撞是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随后的连锁效应排山倒海。手雷爆炸伴随全身的灼烧感顷刻间摧毁了黄少天做好的面对这场战役的所有心理准备,除了疼,他再无法思考其他东西。

眼前模模糊糊地看到喻文州的只是,黄少天试图让自己打起精神去执行,身体却痛得无法动弹。

夜雨声烦的血条在黄少天眼前飞快下降着,一点一点靠近血红的10%刻度线。

 

要死掉了吗?

 

黄少天的意识朦胧起来。

夜雨声烦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倒了下去,视角望向天空,天是灰色的……

不,一切都是灰色的。

黄少天用力睁了睁眼,手砸向键盘,可惜按不出精确的操作。

 

和夜雨声烦一起死掉呢。

听起来有些浪漫。黄少天在心底「啧」了一声,好多想说的话都堵在嗓子眼里,哽咽住,化成一股漫进心底的酸。

不甘心啊……还没有把叶修干掉,还没有再拿两个冠军把叶修比下去,还没有……

有些可笑,脑中想得最多的,竟然是叶修?

 

眼前彻底暗下,黄少天连自嘲的力气都没有,一头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8.

在赛场上,叶修对对手从不曾手下留情过。赛前为了能够速战速决,他甚至把张新杰推上了擂台赛,打造了一只纯暴力团队。

而眼下,正是他一手筛选出的队伍,造成了夜雨声烦生命流逝的加速。

从来没有安静过的剑圣此时安静地倒在地上,仿佛一根木桩,砍伐的樵夫们正在迅速地收割着他的生命,毫不留情。

 

不对……

不对劲!

「停一下——」

叶修飞快在队伍里说着,他看到喻文州似乎也看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正安排人员返回支援本该直接放弃的黄少天。

混乱之雨九秒的效果终于消失,叶修想也不想撑开千机伞,挡在了黄少天面前。

所有的攻击统统招呼到君莫笑身上,同队豁免,攻击全部无效。

众人疑惑着纷纷停手,在看倒在地上的夜雨声烦,仅剩4.6%的血量。

「黄少怎么了?」楚云秀早就硬生生地把正在读条的一个技能取消,随即跟在苏沐橙身后围上,就见叶修操作着君莫笑单膝跪在仿佛昏睡过去的夜雨声烦边上,俯下身,一声声叫着「少天」。

「比赛恐怕要停止了。」喻文州也有些着急,声音里少了几分沉稳。

孙翔还弄不清楚状况:「赶快打完不就好了。」

「不行,」喻文州道,「夜雨声烦的血条出问题了,想必叶神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众人齐齐看向叶修,等待着他给一个解答。

「叶神?」

场上没有反应的人,又多了一个。

 

 

 

9.

只有场上的观众们看得到,在君莫笑凑近夜雨声烦发现他没有反应后,叶修便从封闭的操作室冲了出来。

两队的操作室分别位于体育馆东西两侧,叶修出了操作室,直接越过大半个体育馆,匆忙得好似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场几乎都是霸图的粉丝,看到叶修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嘘声一片。放在平时叶修不会理会这样的声音,今天听着却不禁烦躁起来,他加大步子,跑到二队操作室门前就直接扭开门锁往里面冲。

「叶神?」

喻文州惊讶地看着出现在门外的叶修。

「少天在第几间?」

「三。」

「谢谢。」

不走心地道了声谢,叶修头也不回地跑开。喻文州好似猜到了什么,回头朝着耳机里交代了一声,跟着起身离开了操作室。

 

 

 

10.

叶修也不清楚自己在看到黄少天蜷缩在地上时究竟有多心疼。

他只记得自己把黄少天扶起圈进怀里时臂弯里感应到那副身体在瑟瑟发抖着。

「少天?」喊出黄少天名字的声音颤抖着,叶修看着怀里的人,脸色惨白得仿佛下一秒呼吸便会停止。

「不要吓我……」

 

 

 

11.

君莫笑的千机伞一次一次地亮起光芒,打在武器上的牧师技能「圣愈术」不断刷上面前的夜雨声烦,在他身上点亮一簇簇光。

「是不是我把你的血加满你就能醒来呢?少天。」

鼠标和键盘一下下响,夜雨声烦的血线却始终都停留在4.6的位置,没有半点变化。

 

大概是累了,叶修停下动作,从电脑边起身,走到一旁的病床边。

戴着呼吸罩的人安静沉睡在身旁的病床上,叶修执起他的左手,轻轻将一枚写着巨大Glory的戒指套上无名指。

「再不醒来,你一辈子就直接归我,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叶修大概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对黄少天说过话。无意识地捏紧了掌中冰凉的手指,金属的戒指硌得手掌生疼。

 

等了一会,如预料中一般等不到床上的人的回应,叶修放开他的手,坐回电脑边,继续重复那机械般的动作。

就在他以为自己的努力永远都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耳边传来「嘀」的一声轻响。

夜雨声烦的血量微微跳动。

4.7%。

 

你会醒来的。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8)
热度(186)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