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叶黄】荣耀online(1-2)

·为什么标题那么蠢……因为脑子里全是梗,完全想不到名字orz

·文章内游戏玩法设定部分参照《江湖任务行》和《网游之近战法师》:

1.NPC死亡后不再重生,可由玩家取代其位置(参照《江湖任务行》);副本、练级区小怪及野图Boss被消灭后会根据CD时间刷新,刷新后技能相同,部分剧情略作修改(参照《网游之近战法师》)。

2.触发特定剧情可进入隐藏任务或任务链(参照《网游之近战法师》)。

3.装备、任务皆无等级限制(参照《网游之近战法师》)。

4.所有玩家共享一个服务器(这个应该是《江湖任务行》的设定orz)。

5.死亡惩罚为掉一级(参照《网游之近战法师》)。

6.满级为75级(《荣耀》设定)。

·结局可能……emmmm……不要期待……

 

 

0

『叶修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

『黄少天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

 

2025年秋,荣耀竞技联盟解散,第十一赛季所有议程取消。

2025年冬,因玩家大量流失,《荣耀》于十三周年纪念日彻底关服。

2026年1月,大型VR游戏《荣耀online》上线。

《荣耀online》为大型西幻设定,游戏内场景及角色职业设定皆参照网游《荣耀》。所有《荣耀》的旧玩家在购买设备后可凭借《荣耀》账号卡及指纹进入游戏,每个玩家只能拥有一个账号,ID为《荣耀》账号卡绑定ID;新玩家则需另购账号卡。

值得注意的是,《荣耀online》内分兴欣、蓝溪阁、轮回、中草堂、雷霆、烟雨楼、霸气雄图、踏破虚空、呼啸山庄九大公会,这一设定引起不少《荣耀》其他战队粉丝的不满,但在官方予以解释并承诺玩家在拿到特定道具可自立门户后平息。

 

 

 

1

黄少天遇到叶修的时候,《荣耀online》已然开服一年。

 

那天他只是突然觉得无聊了,便带上冰雨和一些可能用得上的金币,偷偷溜出了蓝溪阁。

他从刚开服便是蓝溪阁的人,或许该说,他不会去除了蓝溪阁外的其他任何公会。而这一次,他也只是想到蓝溪阁地盘意外的地方看看。

穿过公会营地往南是刀锋峡谷,曾经《荣耀》的70级Boss刀锋剑客郎锐触摸的地方。

峡谷内光线昏暗,两侧的崖壁逼人而来,却又不同于「一线峡」那般给人予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置身全息影像中,岩石的嶙峋清晰可见。黄少天四处张望想着说不定眼前蓦地就刷新出个野图Boss,他也好给蓝溪阁带回点野味作为大礼。

正思考着,便看到不远前方的断崖边立着一个人影。

是郎锐吗?

第一反应出发了黄少天的警觉,他单手按住冰雨缓慢向前,剑圣的敏锐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哪怕换了个游戏,一样运筹帷幄。皮制的短靴踏在坚硬的岩地上不发出一丝声响,冰雨微微出鞘,一抹寒光在昏暗中一闪而逝,随之飘散的,是他凌厉却又控制得恰到好处的杀气。

可没踏出几步,他就停了下来。

郎锐是剑客,使用的武器自然和他一样,是一柄剑。从逆光的背影看去,那人支在身侧的武器更像是一把伞。

 

伞……

黄少天脑海里蹦出一个名字,却在下一秒用力摇头晃去。

玩家们的等级平均值已渐渐升至60,但这块属于70级的区域,一般玩家没有足够强悍的装备还是不太敢只身往这里闯的。

不该是那个人。

但答案和那个人差不了多少。

黄少天敛起扩散开的气息,站直了身体,心下摇摆过无数种称呼后,缓缓唤了一句:「老叶?」

如果不应,他清楚要说什么能让对方回头。令他意外的是,面前的人背影一震,接着转过了身来。

「少天?」

轻轻那么一句,犹如一颗巨石荡起黄少天心下汹涌的浪。一种莫名的情绪泛起,有欣喜、有悲哀、有震惊,陈杂五味。黄少天感觉自己身上仿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与热交织着渗进骨子里,令他动弹不得。

而叶修,则在一霎的意外后恢复了自己平常的表情,唇翘起一道右边略比左边高出那么一些的弧度,自信又嘲讽。

「好久不见啊。」

其实不算很久,之前比赛也不过是一年只见两次面。然而这一面却真的仿若过了十年百年,似梦似真。

黄少天张了张口,想回一句「好久不见」。到嘴边的话倏然转为一阵酸楚,在他喉间梗出难言的痛。

「怎么了?不是话唠吗?」叶修问着,朝黄少天走来。两人本就距离不远了,他几步凑近,拿手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难道是假的?」

这一句可是实打实的叶修,本还抱着的几分质疑顿时灰飞烟灭。他一把拍开叶修的手:「滚滚滚,本剑圣天上地下只此一家!倒是你啊,那把是千机伞吗?到这里你还玩散人?你个宅男120种技能用得过来吗?不怕闪到腰吗?」

「……」前一秒还沉默得像个二愣子,下一秒机关枪似的嘴炮一年没接叶修还真有些招架不住,他笑着摇摇头,把千机伞往肩上一扛,「384种,哥可是全职业精通。」

「……」

这是在夸自己75满级全职业技能都能用得得心应手吗……若放在《荣耀》里,黄少天倒是承认叶修的全职业精通,但放到这个世界里,黄少天只能用鼻子「哼」一声,仰起头来,满脸都写着「我不信」。

可惜就算黄少天不信,叶修也没打算给他露一手。

「你怎么会跑这里来?」叶修问道,下一秒自己分析起来,「应该不是为了蹲Boss,我记得刀锋剑客郎锐昨天傍晚才被霸图的人解决,还是老韩亲自带的队呢。」

满世界抢Boss是所有游戏的精髓(不,黄少,这只是你的爱好),就连没事总缩在蓝溪阁里的黄少天也听说了霸气雄图的强势。他想说霸图能那么嚣张还不就是因为他们蓝溪阁没有派他出阵,转念却想到眼前还有一个心脏的家伙,抢起Boss来无人能敌。

之前的疑惑又一次涌起,黄少天思忖了一下措辞:「你竟然眼睁睁看霸图从兴欣口里抢走Boss?不像你啊,老叶。」

却听叶修答道:「我不是兴欣的。」

「诶?!」

「没有公会所以无法转职啊,连这个都不知道吗?少天大大。」

原来如此,所以才成了散人吗?

黄少天撇嘴:「我怎么可能知道,一开服我就进了蓝溪阁,哪知道你居然做了兴欣的叛徒!」

「……」

有没有加别的公会,怎么就成叛徒了……叶修擦擦额角的冷汗,也懒得跟黄少天扯这种逻辑问题。他甩了甩千机伞,回头,问还龇着牙的黄少天。

「对了,少天,反正也没Boss,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哪儿?」大概是被坑太多了,黄少天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峡谷里的路本就不宽,也退之下他的肩背直接抵上身后的岩壁。不过就算无路可退了,他也还有其他武器,「我跟你说啊老叶,你可别又骗我帮你打装备,我是那种随随便便你就能指挥得动的人吗,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早就弄明白黄少天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刀子嘴豆腐心的叶修哪里还给黄少天废话的机会,直接拖了人手,拉扯着朝峡谷深处一跃而下。

 

惨叫声在峡谷内回荡得那叫一个荡气回肠,听得守在峡谷内等Boss刷新的九大公会成员毛骨悚然。队长们不由清点了一遍手下的人,在确定摔下去的不是自己人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2

黄少天本来不恐高的……但最近似乎只要站在蓝溪阁楼顶的高台上就觉得晕。

一定是叶修那个混蛋害的!

他咬牙切齿地握着拳头,回忆着两天前自己在刀锋峡谷被扯下山崖的一幕。

 

那该死的家伙全程跟个没事的人一样,一边听他惨叫一边悠哉地逗他:「练剑的不是都会御剑术吗,这点高度怕什么。」

「滚滚滚西幻网游哪来的御剑术!」

「我记得平时基础练习也有攀爬这一项,剑圣大大不会训练偷懒了吧?」

「叶修你大爷!这两个能一样吗!」

骂归骂,叫归叫,剑圣的风采不能丢。最后黄少天还是在自己神一般的操作下安全着陆了。恨恨地抬眼看着叶修打着千机伞变化而成的螺旋桨缓缓落地。

「其实你不用担心。」落地后的叶修老神在在地收起伞,「这里的崖不高,50级以上的血量都摔不死。」

「……」

 

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想砍人,黄少天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忍着没冲上前去砍人的。

但说实话,叶修带他去的地方,真心美得有种令人窒息的夸张——潺潺的流水浇灌出一小片葱郁的林地,正值中午时分,头顶遮天蔽日叶影中却密密地投射下来自峡谷上方金色的阳光。照出满地斑驳。这里的植物似乎特别的翠绿,一眼望去满是生机勃勃的盎然。一切都是屏幕里看不到的,一时间令黄少天有种能看到这些没有白活的感慨。

 

他正出神着,倏觉身后有人靠近。

「是谁?」

连转身都懒得,毕竟整个蓝溪阁,有资格上到这里的人没有几个。

「夜雨,是我。」

而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个。

「队长?」黄少天叫了一声,见面前的人没有反应,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他又猛地反应过来,「……呃,索克,是你啊。」

黄少天转身,看清了身后的人。那不是他所熟悉的索克萨尔,因为曾经的索克萨尔是魏琛随机选择的一张系统脸,现在却顶着喻文州的面孔。

「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索克萨尔走至他身旁,倚着栏杆顺着他的视线往下望去,蓝溪阁仍是蓝溪阁,除了往来的人群,一年来,什么都不曾变化,「嗯……似乎没有漂亮的妹子加入,看来夜雨不是在看他们。」

「妹子」二字真是扎心了,黄少天努努嘴,眉头整个皱了起来:「原来蓝溪阁好歹也是有妹子的,结果都是人妖号,一玩全息,没法隐藏性别了,一水的糙汉子,真要成蓝雨庙了……」

「嗯?夜雨你说什么?人妖?全息?」顶着喻文州脸的索克萨尔偏头,紫色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黄少天叹了口气,明白这一切宛如鸡同鸭讲。

「没什么,索克。」他跟着后倾靠上栏杆,脑袋往后仰,头顶是蓝天,「我想出去逛逛,批假不?」

「我不介意,」索克萨尔说,「但夜雨你要记得,你是剑圣,是蓝溪阁的剑。」

「我当然记得。」

关于这一点,不论是从前的《荣耀》还是现在,他都不会忘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30)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