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白黑】痴汉的恋物癖

-[章七]-

 

想要在最近的距离获得真相,就必须亲临现场。

 

当日下午,两人来到了铃木家的博物馆。

 

不得不说白马探总督之子的身份无论走到哪里都十分好用,外加他那「伦敦归来的名侦探」的头衔,进入现场简直易如反掌。

只不过这一回遇到了些麻烦——

得到进入许可的白马探带着快斗走入,身后的警员却在白马探走进场馆后抬手,拦下了快斗。

「请您留步。」

「诶?」快斗停下,不满的表情立竿见影,「为什么!?」

大约是今天处理了太多这样的围观群众,这位警员的面部已经僵硬,口中平静地说出机械似的话语:「闲杂人等请勿进入。」

「我不是……」

白马探打断快斗的辩解,站到他的身前:「抱歉,他是和我一起来的,他是我的……」

话到这里有些犹豫,白马探寻思着该用什么词才能最为恰当地诠释两人间的关系。可他还来不及开口,快斗忽然接了一句:「宠物。」

「……」

顿时场面寂静,白马探感觉执勤警员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异……

没有卸载快斗的语言系统果然是错误的……站立的姿势让白马探无法将扶额的动作做得自然。他抽着嘴角,半天才挤出一个笑容:「抱歉,我们刚从伦敦回来,这家伙的国文似乎不太过关。」

拿英国作为借口还是有方便的地方的,那位警员眉毛挑得老高,最终还是放行了。

 

┄┅┄┅┄┅┄┅┄°

 

不得不说,当遇到怪盗KID这样能轻易易容成他人的对手时,警方的防备也密集了好几倍。

本以为进来了就算成功,却发现没走多远又遇到了一道新的关卡——每一个想要进入的人,都要让警察在脸上捏上一把,防止易容。

「唔……」带着电子眼的快斗先一步看到了前方的情况,低低发出一声呻吟。

「怎么了?」

白马探回头,看快斗皱着眉,又扭头顺着他的目光跟去……

看起来……似乎很痛的样子啊……

「那个……」检查人员那大力撕扯面部的动作看得白马探有些担忧,那力道放他脸上最多破相,可用在快斗身上保不齐一块人工皮肤就这么被撕下来了,「不然快斗你先回去?」

快斗捂着脸盯了一会,似是在认真考虑白马探的提议,眼里又委屈又不甘着。那双蓝色眸子里光仿佛都黯淡了下去,白马探刚想安慰,忽然发现快斗眼中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

「啊!」

「嗯?」

「中森同学——」快斗高高举起手来,朝着检测点的位置用力挥了挥。

中森?白马探回头,那个心狠手辣似乎要将每个人毁容的警员摘了警务头盔,竟然露出一张甜美纯真的笑脸。

「黑羽,白马——」青子也很惊喜能在这里看到两人,一阵小跑而来,「你们怎么也来了?」她的声音轻快,透着和她一样的精气神。过大的警服套在她的身上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

「听说怪盗KID会来,所以来看一眼。」白马探道。

快斗接口:「探昨天带我去看了一场超级无聊的表演,所以今天要补偿我!而且我……」话到一半他倏地顿住,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啊不……不是探,那个,是……」

「没事的,按你喜欢的方式叫吧。」白马探拍了拍因自己说错话而语无伦次的快斗,「中森同学早就知道了。」

青子扬起脸让后重重点头,得意洋洋:「同一天入学,黑羽同学每次犯错白马同学都会帮他说话圆场,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在搞什么,但我早就知道了哦。」

就算知道白马探和快斗之间关系要比一般同学来得亲近,她也没有什么好嚼舌根的。青子偷偷睨了快斗一眼,说实话,她若站在白马探的角度,大概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快斗这个笨蛋。

 

「好了好了,你们想进去的话就进去吧。」话已说开,青子大力拍着快斗的背,一掌下去险些把快斗拍得趴下,幸亏白马探眼疾手快扯了快斗一把。

「痛死啦你个暴力女!」快斗按着自己的肩头惨叫。

你哪里知道什么叫做痛啊……白马探腹诽着剐了快斗一眼,一看之下吓了一大跳——青子明明拍的是快斗的右肩,他却龇牙咧嘴含着疼按着左边的肩膀……也亏得青子比他还迷糊没有发现,不然真有可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白马探不动声色地掰下快斗抬错的手,道:「我们进去吧。」

「进去?可是还没有捏脸不是吗?」

「……」为什么要提醒她啊!

白马探看了看自己根本来不及抬起捂住快斗那张嘴的手,暗自叹气。

 

┄┅┄┅┄┅┄┅┄°

 

幸运的是青子没有执著着捏一把白马探和快斗的脸。一眼能够认出她来,再加上刚才的对话,青子早就能够确定两人的身份。都是同班同学,真的要捏她还真会不好意思,规矩是人定的,不必要的东西,能免则免。

 

有同学来了,青子也不想继续在这里站岗,她拿出对讲机汇报了一句,等来了换岗的人,便嚷着要带两人到处走走。

米花博物馆不大,绕着展馆逛了一圈,除去警备力量,馆内还放置了不少世界顶级的监控和警报设备。

人力和物力都做到极致,铃木家那位可谓下了血本来陪KID玩这出警匪游戏。只可惜铃木集团今天有一个重要会议,白马探暂时没能同那位先生见上一面。

 

逛完博物馆,白马探提议去配电室看一眼。

一屋子全是高科技设备,最大的弱点便是停电。

显然警方早已想到这点,去到配电室的一路戒备森严,就连青子也是被验证了好一会,才被批准进入。狭小的楼道里回荡着三人轻巧的脚步声,杂乱中各显章法。

 

配电室内,中森警官正在做最后的检查。

「空气开关附近没有问题。」

「电路完整没问题。」

「……」

三人一路走进,一条一条的汇报从其中传出。

「OK!今晚一定不能让那家伙得手!」

「是——」

 

每一句话都充满斗志中气十足,光是听着都让人热血沸腾了起来。

听着里面的声音,青子无意识间加大了步子。三人很快进入配电室内,里面只有四个人,他们都认得,穿着青绿色西装的那位便是青子的父亲——中森银三警官。

「爸爸——」青子唤了中森警官一声,迎了上去。

中森警官早便接到三人要来的通知,面上却没有半点欢迎之意。这种地方本就不该让闲杂人等随意进入,若非白马探这重身份外加白马总督的特殊交待,他大概连门都不会让他们踏入。

 

对于中森警官的轻视,白马探不以为然。这种视线他见过太多,但大多数的人最终都会在见识过他能力之后改变观念。淡定地避开中森警官不够友善的注视,他扫视着这间配电室。

博物馆只有三层,位于地下一层的这间配电室却比预想中要大上不少。大约五十平米的配电室内全然不显拥挤,所有的设备间距极宽,摆放得井井有条,一眼便能看清每一个可能有问题的角落。

刚才在外面白马探已经听到了中森警官跟三名手下之间的对话,看样子他们已经把能查看的角落统统查看过了。还可能会有自己发现不了的角落吗?

这时快斗忽然凑了上来,贼兮兮地在他耳边悄悄问道:「探,你说如果我现在让这里停电,会不会被骂?」

「嗯?」每当快斗有这种表情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种时候也只有白马探能阻止,「你想做什么?」

「总闸右上角的那颗螺丝被动过手脚,」快斗指着总闸的右上角,「一旦有适当波长的声波传出它便会产生共振,让空气开关跳闸。」

白马探看向快斗指着的位置,半天也看不出什么来。但他很快想起断电是怪盗KID惯用的作案手法,同样的手段用了那么多次,警方必然会认真盘查配电室的每一个角落,怎么还能让那家伙屡试不爽?很有可能真如快斗所说,问题出在那枚小小的螺丝上。

他将信将疑着:「你是说……」

「啪嗒——」

突然降临的黑暗让白马探一时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他早知道快斗是行动派,却也没想到他动作那么迅速。

「……」

舍不得骂,却也不甘就这么罢了。他在黑暗中精准地摸到快斗的脸颊,明知他感觉不到疼痛,也还要轻轻拧两下才能解气。

周围骂上已气,更多的是对配电室内竟然还存在漏网处的震惊。

嘈杂的声音混乱,融在黑暗里让人不自觉地烦躁。捏够了快斗,白马探把他拉到一旁,就算知道快斗有也是能力,也要防止过往的人会不小心撞到他。

「探,好玩吗?」被捏了一把的快斗一点也没有察觉自己做错了事,凑在白马探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得到的声音说着。

一点也不好玩好吗?

感觉到有人擦肩而过,白马探又赶忙抬手护住快斗,操心不已。

 

不一会,总闸被重新推上。灯光一霎照下,金芒刺眼。

那么轻易便解决了停电问题,显然真的就只是跳闸而已。

「是KID吗?!」

「上面有什么情况?」回复电力之后中森警官第一反应便是对着对讲机大吼,

白马探冷冷看着,不知该如何评价。他没有说话,快斗却忍不住。

「现在是白天吧,」他说,「大白天的,就算上面断电了也不会发生什么啊,那么紧张做什么。」

快斗的声音很小,这句吐槽只有白马探一个人能够听到。白马探拍了拍快斗的后脑,毛茸茸的,手感极好:「那是因为这些警察常年和怪盗KID做对手,难免草木皆兵,况且他们也不知道刚才的停电是你干的。」收回手,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快斗。刚才那个声音……蚊音?」

蚊音一般指高频率的声音,并没有专门制定频率范围。但白马探另有所指。在日本,不少地区的公园里会设置蚊音驱赶装置,用来驱赶深夜仍在公园逗留的青少年们赶紧回家,音频数值在17.4kHz左右。

在灯光暗下前的一瞬,白马探确定自己是有听到快斗所谓「适当波长的声波」的。只不过那声音太过短暂,一闪即逝得让他恍惚以为是错觉。

所以才需要验证一下。

对于白马探,快斗不会隐瞒,甚至连想装个神秘都不出两秒就会露馅。

原本故弄玄虚的表情在被白马探看穿真相后有些垮塌,快斗撇嘴,眼睛往边上瞄着,故意不看白马探:「居然还是被发现了。」他还以为白马探会好奇问自己导致跳闸的声波频率,谁知准备好的台词还放在内存条上来不及用上,白马探一个「蚊音」就把音频范围给概括了。

白马探看着快斗的表情变化心里想笑,面上好不容易绷住。

「不过我很好奇啊,快斗是怎么一眼看出那颗螺丝有问题的?」

白马探朝着空气开关附近看了看。他的视力不错,就算没有达到快斗那双电子眼的程度,在这个距离下,也看不出那里有什么问题。更何况被KID用断电的手法玩了几次,警察们绝对会加对配电室的检查。连他们都发现不了的问题,快斗是怎么做到一眼看穿的?

「因为案卷里说怪盗KID切断电力的手法不明,我就想到很久以前博士发明过的一种共振螺丝,」被提问到,快斗不禁得意,「就试了试。」

「……」

敢情这家伙之前根本就不确定螺丝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啊……然而白马探的关注点很快被快斗话中另一个关键词转移。

博士……

快斗不止一次提到了这个人。从和快斗的亲密度来看,那位博士很可能就是快斗的制造者。连快斗都能造出,一枚小小的螺丝,根本不在话下。

「那么,」白马探问道,「你现在完全确定了吗?」

「嗯。」快斗说,唇角抿出一道得意的弧度,「而且我大概能够确定KID是谁了。」

说完,快斗认真地盯着白马探,焦距定格在他的眼睛里,系统分析着他的情绪。可惜人工智能并非万能,好不容易的得瑟,快斗不甘心就这么被白马探面无表情地带过,他问:「探想知道吗?」

白马探笑着摇头:「秘密要靠自己去挖掘探索才有价值。更何况,我更在意的是高德伯格二世,至于KID,是顺带的。」

「切。」

快斗撇嘴吐出气音,不太想理白马探了。

 

┄┅┄┅┄┅┄┅┄°

 

逛完了配电室,距离警方破解出的8:30作案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

白马探看了看表,刚想问快斗还有没有想参观的地方,就看到一队清洁工从面前经过。

「这是做什么……」白马探叫住为首的那名清洁工问道。

那人扭过头,两颊各有一坨被用力拉扯过的红痕。他抖了抖手里的拖把:「铃木先生让我们在KID动手之前把博物馆里所有蜘蛛网都清理干净,不给KID机会。」

「……」怪盗KID不是那个意思啊……这么想着,白马探仍是退后一步,鞠躬,「您辛苦了。」

 

大概是读懂了白马探的心情,等那队人消失在了转角,快斗才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他们来打扫蜘蛛网诶!」

反正人已经走远,白马探也懒得吐槽这小子笑得有多傻。见人笑够了,他双手抱胸,道:「其实铃木先生这么做不光只是打扫。」

「诶?」快斗眨眼,笑容止住,笑意却还没有退去,整个表情傻得可爱,「不光只是打扫?」

白马探说:「保洁人员最擅长发现死角,跟着他们,说不定能顺便查看一下之前搜寻时没发现的角落。所以我猜测,这支队伍里一定有警察跟着。」

不过是打扫个卫生还要弄得如此的复杂,快斗当机两秒表示不懂你们人类。

白马探对于快斗愣住时呆萌的表情始终没有免疫,在心底捂着胸口,好一会才缓过来。他拉起快斗的手:「我们也再逛一逛吧。」

「去哪?」快斗问,人却乖乖地跟着走,「我们还有没去过的地方吗?」

「的确,都去过了。」白马探笑道,「我们去陪一陪中森同学如何?」

听到青子的名字快斗摆出了几分不乐意,被白马探拉着的手也缩了缩,脚步直接停下了。他皱着眉头,嘴角歪到一边:「为什么要去陪那个凶女人啊?」

被快斗带着,白马探也跟着停下。

看样子不说出个好借口来,快斗是不肯跟着自己走了。

不过……

「都是同学啊,快斗为什么不想过去呢?」

不同于人类有着百般心思,扭捏之下的快斗直白得可怕。晶亮的蓝眸明明是人工制造的,却透着明明白白的认真。他说:「现在又不是在学校,我就想和探两个人啊。」

就想和探两个人。

机器人小小的任性又何尝不是白马探的想法,他只是不会说出口罢了。被快斗狠狠甜到,白马探几乎不忍拒绝独处的要求。只可惜他们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就算白马探再怎么想自私一点,他的内心也不允许。

「博物馆只有一个出入口,高德伯格二世和KID都只能从那里进入。如果你不想和中森同学一起,我们就在出口附近远远看着吧。」

这个可以有。但是远远看着万一有情况就不好出手了。快斗还是做了妥协:「其、其实和中森同学一起看守也有没关系,她是女孩子嘛。」

为了展示自己的大度,快斗一边说着,一边反拉起白马探朝外面走,嘴里还念叨着警察是没人了吗为什么会派一个女高中生来站岗。

 

配电室位于博物馆正厅右侧角落,拐个弯就能看到出入口。快斗脚步飞快,不过白马探仗着身高优势,稍稍调整步幅就能跟上。不想快斗的身子即将越过那道拐角,就见他迅速回身顺势把白马探推后两步直接压到过道的墙上,一手抬起,用力捂住白马探的口鼻。

「唔……」

发生了什么?

白马探懵了。

快斗的系统是世界顶级的,不可能只是几步路的过程便出现异常。而他的人工皮肤下严丝合缝地包裹着一层金属外壳,这能保障他不会受到一些异常脉冲的影响。

所以……

一定是外面发生了什么。

 

白马探正分析着,快斗已经缓缓放开了对他的桎梏。压在他肩上的手先松开,接着他听到快斗低声对他说了一句「空气中检测到低浓度氯仿」,才撤去阻碍他呼吸的另一只手。

看来的确有事情发生。

白马探掏出口袋里的手绢掩好口鼻,用气声问快斗道:「是高德伯格二世吗?」

再低的声音机器人都能轻松听清,快斗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没有看到,」想了想,他又反问,「要怎么办?」

「我先看一下情况。」白马探说,刚打算往前,就被快斗拉住。他疑惑着,却见快斗拔下自己的食指,走到拐角边,也不探头,轻轻将其滚了出去。随后,他从食指内扯出一根线,展开成一个内置耳机,交给白马探。

「……」

就算知道快斗是机器人,但每次看着快斗掰腿掰脑袋掰手指,白马探还是会黑着脸心疼一番。若非情况紧急,他只想好好教育快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以这么随便地对待自己。

白马探把耳机塞进耳朵里,不远处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内。

 

在戴上耳机之前白马探也是质疑过的。不论是KID还是高德伯格二世,想要混入博物馆,都要尽量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那么快斗丢跟手指出去窃听的意义是什么?

但当他戴上耳机听到其间传来的声音便抛弃了之前所想。

原来关键点就在看守的中森青子身上——任何一个领导者都不会莫名其妙地在重要岗位上只安排一名高中女生看守,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女儿。他刚进门不久就开始怀疑的问题,一直到现在才得到解答。

——对手不止是KID,还有擅长催眠的高德伯格二世。

有点难办啊……

也不知是否是氯仿已经漫过了拐角这处的空气,白马探觉得有些痛疼。他屏息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对话,脑子里却混乱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选择。

 

┄┅┄┅┄┅┄┅┄°

 

『你的药水似乎不太好用啊,KID。』说话的声音是青子的,但从语气听来,那显然并不是她。

『没想到在这里就遇上了。』被称作KID的男人回应着。

青子的声音继续说着:『我也很意外呢,可是现在交手,会很麻烦。』

『会吗?』KID的声音里满是愉悦。不知是否变过声,他的声线趋近于30岁左右的男中音,嗓音里似乎还天生带上了一丝的沙哑,『我倒觉得方便不少呀。』

『难道你想……』

不等青子话音落下,耳机里猛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尖锐的声音透过耳机面那层金属网,在而我里震荡了一路,白马探急急将耳机摘下,却也幸免不过耳朵一阵嗡响。

KID做了什么,不言而喻。但他想做什么,白马探一时还想不出。

不得不说这种近似于与对手同归于尽的手法太过激烈了,相比怪盗基德一直以来的优雅华丽,仿佛变了一个人。

 

警报声转瞬漫过出入口,扬遍整个博物馆。被惊动的警察们纷纷出动,朝此处涌来。

一时间,更多杂乱的声音四溢,搅乱白马探的听觉。

但在各种声音的掩饰下,说话声已不需要再作压抑。白马探起身,对快斗说道:「得拦住他们!」

他的这句话的主语本是他自己,命令的语气却如一道指令传入快斗的核心。得到命令的快斗表情顿时僵化,天蓝色的眸中没了光泽,转作灰蓝。

「遵命。」他对白马探说,转身朝外奔去。

快斗突如其来的变化震得白马探愣了好一会,这才跟了出去。

他没有忘记快斗说空气里残存着氯仿气体,但既然KID和高德伯格二世能如常聊天,至少气体的浓度已经被空气稀释过了。然而白马探仍不敢大意,高德伯格二世的催眠术可不需要迷晕任何人,只要对手的精神有所懈怠,他便有可乘之机。

 

他掩着口鼻冲过拐角,从门外投入的光让视野豁然开朗。

面前,冒牌中森青子和之前守在门外的那名警员相向而立着,手中举着的枪对着对方。令他心惊的是——快斗,正站在两人之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9)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