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白黑】痴汉的恋物癖-6

-[章六]-

 

白马探和快斗下榻在位于米花博物馆北侧不到百米的米花大饭店十二层。房间坐北朝南,打开窗便能轻而易举地眺到博物馆,配上望远镜,甚至能看清每一个进出者的脸。这个房间是白马探特意安排的,「女神的王冠」的展出时间定在这个周末,怪盗KID既然要赴约,必定会挑在展出期间。另一边,那个突然和国际宝石大盗Snake扯上关系的高德伯格二世,很有可能也会趁机趟这趟浑水,如果两人是同伙,在KID动手时出手趁火打劫绝对是最佳选项。

唯一的优势便是高德伯格二世想不到快斗录下了他的罪证,杀人灭口的动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或许还有更多。

这么想着,刚一踏入房间白马探便催促着快斗把录下的内容播放出来。

看到白马探那么严肃的表情,快斗当然也嬉皮笑脸不起来。他迅速地从旅行包中翻出白马探的笔记本电脑,等待开机的过程中,忍不住好奇地将心中疑惑问出。

「探,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证据拿给警察呢?」

为什么……

白马探微微吃惊,他没想到快斗会这么问自己。

似乎每每他将快斗当做人看时,快斗便会提醒着他自己机器人的身份,可当他试图认命,快斗却又总是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会问出这种问题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只依靠程式思考的单纯家伙呢?

意识到这一点的白马探有些发愣,不为其他,只因为他没有想好要如何向快斗解释。

 

这份证据至关重要,递交上去,高德伯格二世的罪行暴露无遗。然而既然Snake只是一个无关紧要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又有谁知道高德伯格二世是否也一样呢?就连华丽招摇的怪盗KID都有帮手,更何况这群下手狠辣的国际大盗。在白马探看来,这个组织只会更精密,更加强大。

想查下去,就不能让警方打草惊蛇。Snake被的定罪是死刑,不论死在谁的手里。因此杀了Snake的高德伯格二世就算不可饶恕,白马探也不能冒然打乱他的计划。

这么做并非白马探的风格,他却还是选择这么去做了。

因为除此之外,他的包庇还带着难以启齿的私心。

 

——作为证据的提供者,快斗一定会受到警方的严密盘查。届时,很多事情都会曝光。

 

快斗是机器人偶。

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可是作为主人,他既然给了快斗做人的资格,就一定要维护到底。

他要快斗和自己一起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论是否是自欺欺人。他的快斗不会辜负他的期待,他有着从来没有的坚信。

 

抬眼正对上快斗真挚的目光,看样子不给快斗一个答案,快斗是不会罢休的。

白马探叹了口气,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回答。

「还不是时候。」他说。

「还不是时候?」快斗复述了一遍白马探的话。就在白马探以为快斗接下去会再问「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时,快斗却令他以外地问道,「探是想要把那群人一网打尽吗?」

「!」

白马探吃惊地张了张口,意外之余忽然想起快斗是清醒地将高德伯格二世作案的全过程围观下来的人,那些自己猜测的东西,快斗都是亲身经历过的。所以说他果然没有猜错吗?这个杀人案件还牵扯了更多。

 

「电脑开好了。」白马探说,像以往每一次一样,习惯性地抬手去抚摸快斗那柔软的头发。令人爱不释手的触感抚慰着白马探心底的摇摆不定,让他更加坚定了维护好快斗的决心。

 

┄┅┄┅┄┅┄┅┄°

 

第二天一早的新闻报导了发生在高德伯格二世幻术表演时发生的事件。

报导称有一名国际罪犯出现在表演现场,在警方的围追下仍逃之夭夭,同时公布了犯人的长相,希望看到此人的市民能及时向警方反馈,必有重赏。

 

「这个人不是被杀掉了吗?」看完新闻的快斗气愤地指着电视屏幕,「为什么新闻说的却是逃了?」

那是因为高德伯格二世清场清得太干净。

结果早在意料之中,白马探心说。

看完昨晚快斗录下的那段视频他便清楚会有这样的结果。伦敦警方会同意完成Snake「看一场高德伯格二世的幻术表演」这个不合理的遗愿本就诡异,眼下看来,这位催眠大师出了不少的力。

看样子禁止表演实况转播的要求是押送Snake到现场观看表演的那位警官提出的,目的是不想让镜头里出现犯人的身影。但他大概没想到Snake和高德伯格二世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他的顾虑反被利用得彻底。

更可怕的是,明目张胆的杀人表演最后变成了「犯人借观众被催眠的机会逃跑」,弄到最后,需要负责的只有答应实现Snake愿望的伦敦警方,日本警察则需要一边担着骂名一边疯狂地寻找那个早已死亡的逃犯,而作为罪魁祸首的高德伯格二世,成了最无辜的受害者……

 

白马探淡定呷了一口咖啡,舌根微微发苦却回甘无限。

 

「快斗似乎很不满?」

表情完全写在脸上,嘴角耷拉着,口中吐槽着日本警方看不清真相的快斗闻言撇撇嘴:「魔术师中的败类就应该被抓进去永远别放出来。」

「……」

弄了半天快斗还在纠结着高德伯格二世的幻术,而非因为正义感而希望他入狱。

白马探按了按抽搐的额角,不知该作何评价,只得转开了话题:「目标同是宝石,有没有可能高德伯格二世就是怪盗KID?」

「绝对不可能!」

快斗反驳的声音几乎就是在耳边吼出来的,白马探险些被震得从沙发上掉下去。他揉了揉刺痛的耳朵:「说话要讲证据。」

「高德伯格二世全球公演的时间和怪盗KID在世界各地作案的时间并不重叠,而且KID一般情况下都是在高德伯格二世公演开始前便抢先出手。」快斗言之凿凿,说得头头是道。

这些白马探都是清楚的,只是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会遭到快斗那么大的反应,这才想逗一逗,看看快斗会说什么。

「最重要的是!」快斗咬重了声音,「我是KID系列机器人偶,当然要坚信怪盗KID不是那种卑劣的魔术师!」

「……」

机器人偶是有「正经不能超过三秒」的设定吗?

白马探再次按住自己抽搐的嘴角……

 

┄┅┄┅┄┅┄┅┄°

 

怪盗KID的预告函在周六那天早上寄到了铃木家,预告函即刻被破译出,他将在当晚拜领「女神的王冠」的美丽。

预告函在新闻里被全篇公布,被认为没有实际意义的最后一句引起了白马探的注意。

 

『吾将降临,扫尽其上蛛网。』

 

怪盗KID的预告函从来不见废话,那些每次被认作无用的话语最后都是他行动的关键暗语。白马探从前并不是特别关注这位从未失手过的怪盗,若不是快斗以之命名,他或许不会那么详细地去研究。

「扫尽其上蛛网……」白马探咀嚼着这句话,毫无头绪。

作为KID目标的「女神的王冠」,它虽年代久远,却被保存得极为完好。珍贵如它,自挖掘出土便一直被珍藏着,连蒙尘都不可能,更何况是蜘蛛网。不必说,宝物上的「蛛网」一定另有所指。

快斗爬到白马探身旁,单手支起身子,另一只手举起,一下一下地点着白马探皱起的眉头,想要把上面的皱褶抹平。白马探笑了笑,表情柔和了下来。他按下快斗不安分的手:「快斗有什么想说的吗?」

看到白马探不再蹙眉,快斗也跟着笑开,摇头晃脑着说道:「只有蜘蛛才能留下蛛网,KID要开始行动了。」

「什么意思?」很多时候白马探都听不懂快斗的话,但这一回与之前都不同。他很快想到快斗能说出这些话的原因,「那天的事,你还有一些没有录到?」

除此之外,白马探想不到其他可能。

果然,快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原本以为那两句对话无关紧要。」

「是什么?」

快斗敛起笑容:「我听到Snake称呼高德伯格二世为——Spider。」

「Spider……」蜘蛛才能留下蛛网……看样子,怪盗KID比他们更早便知道了高德伯格二世的另一重身份,这才有了最后那句。

这么想着,白马探很快又有了新的疑惑。

「警方并不清楚高德伯格二世的身份,那么KID在预告函里提到这个的意义是什么?」警告高德伯格二世?亦或是还有其他目的?

如果没有记错,昨天他还和快斗讨论过KID的行动模式——鲜少与高德伯格二世的公演时间重叠。若只是「鲜少重叠」,还无法排除怪盗KID与高德伯格二世之间同伙的可能性,但就行动风格而言,两者有着天壤之别。不仅如此,正是因为KID总是先一步动手,才让所有人都忽视了姗姗来迟最终无功而返的高德伯格二世。

这么说来,KID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高德伯格二世Spider的身份了。

 

白马探从沙发里站起,走至床边。

厚重的窗帘「刺啦」一声被拉至最大。早上八点十五分二十三秒七二,天并不亮,似乎下雨了,目光眺出去地却是干的。偶尔几丝雨珠砸到玻璃上,细细小小的。白马探眯起赤红的眼睛,依然看不清雨有多大。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你以为这场雨不过如此,一旦撑开了伞,听到伞面被雨砸出密密麻麻的细碎声响,才知道感觉并不可靠。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只能自己去试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8)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