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白黑】痴汉的恋物癖-3

-[章三]-

 

关于快斗的身份,白马探不可能跟红子讨论更多。

一整个上午快斗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就算莫名写了一串代码,也不应该暴露身份。这么想着,白马探不禁怀疑起了红子的身份。

可惜事实并不如他所猜想的,红子虽然也是转校生,却早在高一年级便已经转来,那时候任性天堂的人偶计划还未启动,红子不可能和快斗一样,也是机器人偶。

 

作为侦探,猜出的结论被推翻是常有的事,白马探并不在意。他虽说不相信红子所谓的「魔女说」,却也对这个漂亮至极的女孩产生了戒心。接下去的几天里,每当快斗转身,白马探总会绷紧神经,看看这家伙是不是想找红子聊天。令他欣慰的是,就算后座的女孩最漂亮,快斗却更愿意和右侧的青子斗嘴。

只不过……

这也是非常危险的!

白马探头顶的天线竖了起来,红灯随时警报。

 

┄┅┄┅┄┅┄┅┄°

 

一周转眼就过去了,出人意料的风平浪静。

继代码事件后,快斗除了在操场上飞速奔完2000米之外,再没有做什么让白马探受惊的事。

为了表扬快斗的表现,回家时白马探带快斗绕开了必经之路上那间水产店,顺道去一家名叫「喵狸奶卡」的蛋糕店买了一块黑森林回家。

 

吃过晚餐,白马探和快斗一同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黑森林被搁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白马探有一下没一下地换着台,转头发现快斗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它看。

「你在发呆吗?」

作为一个逻辑正常的人类,白马探自然不会认为快斗正觊觎着那块蛋糕。然而任性天堂的人偶永远都能把公司名字的精髓发挥至极。

快斗盯着蛋糕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

「探,你说我表现好要给我奖励,是这个吗?」

他指了指那块黑森林蛋糕,偏着头问着白马探。

「……」你的奖励早就兑现了好吗……白马探拨开额前黑线,反问道:「你为什么会认为这是奖励?」

快斗认真地看了看白马探,又看了看蛋糕,眨着眼睛:「因为探只带了它回来。」

……

根本就不该高估机器人偶的智商……

白马探汗颜:「你能吃东西?」

「不能,」快斗嘟起嘴,摇头。但很快眼睛里就泛起了光,「但我可以尝尝!」

……

这是为了吃不顾一切了吗?

「怎么尝?」

「我可以示范给你看。」

「好。」

侦探的好奇心一旦被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白马探甚至为快斗将黑森林的外包装拆开,连着小叉子一同递到快斗面前。

……

下一秒,他便明白了「好奇心害死猫」和「自作孽不可活」这两句俗语的深意。

 

只见快斗开心地接过蛋糕大大地舀了一匙塞进嘴里,像模像样地咀嚼着。正当白马探好奇他尝到了什么味道时,快斗便毫不辜负地张大了嘴——

「果然博士忘了给我安装味觉感应器。」

失望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一大块被嚼碎的糊状物「吧唧」一声掉到地上,纯白的大理石地面就这么被污染。

白马探瞪着眼蹲下,刚想庆幸快斗只是机器人没有口水,一抬头却看到了更惊悚的一幕……

 

以为见识过快斗卸下自己的腿已经是极限的白马探深深觉得自己太天真了,看着快斗当着自己的面将脑袋拧了下来,白马探想着未来就算哪天快斗当面把自己大卸八块了他也能处变不惊了……

「你……」但未来是未来,现在还是要惊吓一下,「你做什么……」

没有头的快斗不可能转过头来,于是他双手将脑袋端到了白马探的面前。

「……」

还是那张清秀的脸,这么看着就觉恐怖无比……白马探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想要退后却发现后路被沙发堵死,只能在心底吼一万句「要镇定」,然后咽着口水:「不要随便在别人面前把脑袋摘下来!」

「探又不是外人……」快斗嘟哝着,白了白马探一眼随后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你要去哪里?」

「刷牙啊,」快斗道,这回他没有再转回来吓人,而是径直朝浴室走去,「吃了甜点不刷牙会生霉菌的。」

白马探站起身,快步上前拉住了他:「刷牙不是这样刷的。」

「诶?」快斗习惯性地作出偏头的动作,结果却是他的脖子和肩膀侧向一边,脑袋仍在手里捧着,「可是以前博士都是这么帮我清理的。」

「……」那是在生产车间里……

懒得解释这么多,白马探拉着快斗的手催促他赶快把头安回去:「来,我教你怎么刷牙。」

「哦哦。」

 

┄┅┄┅┄┅┄┅┄°

 

手把手教会快斗人类的刷牙方式,白马探没想到自己的好心还会被这只欠揍的机器人偶吐槽会刷不干净。

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快斗再一次扭下自己的脑袋,白马探倒想知道快斗要怎么才能「彻底刷干净」,却见快斗把自己的脑袋递给了自己。

「做什么?」

白马探翻着白眼,不忍直视眼前的场景。

快斗的头上嘴巴一开一合着:「我又看不到,当然是你帮我刷咯。」他理所当然地说着,还一边催促着白马探赶快接过。

没想到还能这样……白马探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花钱买罪受就是形容他的,除了认命,白马探没有更好的办法。

 

接过人头的手都是颤抖的,如果照一照镜子,想必眼眶里还会闪着泪花。垂下头快斗正大大地张着嘴,嘴里还源源不断低低地喊着「啊」。

「……」

握着牙刷的手忍不住大力地捅进快斗口中,快斗毫无知觉,嘴动也没动,也不知从哪里发出的声音:「探,深一点,里面也要。」

「……」

 

┄┅┄┅┄┅┄┅┄°

 

好不容易把快斗的牙给刷了,白马探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再给快斗做人的机会。

 

他瘫进沙发里,眼睛睨着桌上那块缺了一角的黑森林蛋糕,已经没了食欲。

这时快斗已经安好了脑袋,揉着颈椎摇头晃脑地走出。见白马探一脸疲态,讨好地钻了过来。

……

太赖皮了……

毕竟本来也就只有一丁点的无奈,一看到快斗这样白马探就彻底没了脾气。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揉快斗的头,刚一触上,回想起几分钟前拎着它的触感,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层。

悻悻地缩回了手,白马探拍了拍快斗的肩膀,指着地上快斗吐出的蛋糕屑:「清理干净。」

「哦哦好的!」

 

打发走了快斗,白马探翻出落到抱枕下的手机。按亮屏幕,一条未读简讯映入眼帘。

发件人是伦敦警署的一个熟人,David。但说实话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信息……白马探想了想,看样子理由只有一个——半年前他曾协助伦敦破获一起宝石盗窃案,由于犯人太过狡猾,在最后一刻让他逃了。想来是那人落网了,David才会把他从通讯录里挖出来。

点开消息,白马探的猜测不假。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简讯里竟然说犯人想见他一面。

「见面?」

白马探捏紧手机喃喃自语着,浅色的眉峰高高蹙起。他想不通犯人见自己的理由,因为他甚至连犯人的模样都没有见到。

但无论如何都想知道原因,他不是急性子,却不喜拖延。

抬头看了一眼蹲在不远前方哼着小曲擦着地板的快斗,白马探更加确定自己要离开就必须早去早回。

 

「快斗。」白马探唤道。

「嗯?」白马探不让快斗用自己身体上的工具清理,他也只能用抹布大力蹭着地面。被叫到,他用力把最后一点痕迹抹去,这才抬起头来,「怎么啦,探?」

「我要离开几天。」

「去哪里?」

白马探道:「回伦敦一趟。」

「要去很久吗?」快斗问。

「办完事情我会尽快赶回,」白马探承诺着,「这期间,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当然!」快斗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越是不过脑的回应就越让人不放心,可转念一想快斗是机器人,和人类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因为把快斗当人看而闹的笑话已经够多,白马探吸取教训,决定换位思考,相信快斗一次。更何况,身为主人,他还有自己专属的权利。

「我离开的这几天你不可以乱来,周一开始乖乖自己去上学,不要总是调戏中森班长。出门和晚上睡觉的时候要锁死门窗,自己注意安全。」

这些话白马探是用命令的语气说出的,就算快斗一脸嫌弃,也必须乖乖听从系统设定,完全遵循。

「知道啦,」快斗撇着头,「好啰嗦哦。」

「很啰嗦吗?」白马探反问。

快斗表情纠结着,好一会才丢开抹布,偎到白马探身边:「探要快点回来啊。」

「我保证。」

看着快斗头顶的发旋,白马探心下泛起一丝犹豫。愈渐强烈的情绪带着不安翻涌,他甚至不知道这种情感来自哪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3)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