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昵称被吃了

不不不不要关注我

【白黑】痴汉的恋物癖-2

-[章二]-

 

由于快斗极度不配合,惨绝人寰的剪发就像开荒,理发师最终撒手人寰。

白马探看着快斗被剃得乱糟糟的毛,感叹良久后问了一句「你的头发会自己长吗」,得到「不能」这个答案时,他的痛心疾首的。

不过事后发现一头乱发揉起来比先前更加松软舒服,这一点小小地弥补了白马探的遗憾。

至于第二天快斗终于说对「早上好」,以及一早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所有和「鱼」有关的东西都消失了这种事,都比不上「开学」这件事重要。

 

┄┅┄┅┄┅┄┅┄°

 

为自己穿好衣服,白马探不忘拯救被领带绑住的快斗。

「你居然不会打领带。」对此白马探有些惊讶。

快斗皱了皱眉头,低声嘀咕着:「我会的。」

「会?」

白马探好笑地盯着快斗死死勒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根红色领带。如果快斗是人类,大概已经被自己弄死了,但也正因为他是机器人偶,才能对自己下手不知轻重。

被这么盯着,快斗感应到了白马探视线里赤裸裸的嘲笑。狠狠回瞪了一眼,他的声音大了一些:「我说会就是会!只不过系统设置的是『为主人打领带』罢了!」

照这种说法算,快斗说自己会倒是无可厚非的。

白马探刚想说「那你帮我系一个看看」,转眼看到快斗在自己脖子上勒出的痕迹,脊背一凉,出口的话变成了:「这么说的确是会啊,那我现在教你怎么为自己系领带吧。」

 

爱的教育要的就是耐心,更何况白马探已经预留了足够的时间来成就自己的耐心。

机器人学习能力极强,只是教一遍就会了。白马探看着快斗将领带系了拆拆了系来回了两遍,没有再发生自杀式事件,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差不多了,」他道,「管家奶奶派的车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我们出发吧。」

「好——」

机器人从来没有「上学」这一概念,他们所掌握的只是都是初期便植入记忆的,即便后来在生活中还需要继续学习,也和上学扯不上关系。说不兴奋当然是骗人的,即便快斗不明白自己身上这种情绪反应名为「兴奋」。他得意地朝着试衣镜里的自己一笑,虽然发型折腾了半天还是不够整齐,但搭配上白马探精心挑选的衣服,仍是帅气无比。

跟在后头的白马探任他这么得瑟着,一蹦一跳这种只适合小女孩的动作出现在快斗身上似乎也毫无违和感。

 

没出门几步快斗便停了下来。

「怎么了?」白马探跟得悠闲,也没有大步赶上。

快斗回身,认真道:「我们忘记带书包了。」

「书包?」白马探意外,他没想到快斗还能记得这个,「在车上,已经准备好了。」

「唔……」

快斗呻吟了一声,脸上的失望没有逃过白马探的眼睛。

「怎么了?」他又问了一次。

快斗摇了摇头,嘴巴翘着:「我以为去上学都是提着书包走着去的。」

「……」我怎么不知道是这样的……

知不知道是一回事,完成快斗的心愿才是大事。

也顾不上自己是否对这个小家伙宠过头了,白马探拍了拍快斗的头,顺势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快斗想提着书包走去学校吗?」

「嗯!」

用力的点头表达了快斗的渴望。反正白马宅距离江古田高中即使步行也不过五分钟的路程,拖延一点时间不过就是破坏了白马探整点到达的完美计划,却决不会因此迟到。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这么说着,白马探往前走了一段,打开停在那里等候的车辆,拉开了后座。

不一会,他从车后座里提下了两个书包。书包里还没有装入课本,看起来并不沉重。

「好了。」

白马探朝快斗掂了掂书包,快斗马上冲上前去。

「我们出发吧。」

 

┄┅┄┅┄┅┄┅┄°

 

白马探和快斗就这么并肩往江古田高中走去。一路上还有不少穿着江古田高中校服的同学,他们的视线不约而同便朝着两人的方向扫来。

提着印有江古田高中校徽的书包却没有穿校服,显然就是转校生了。对于两人出众的外貌一轮一番虽然有些失礼,但他俩都不是会计较这些的人……或机器人。

 

又朝前走了一段,白马探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他停了下来,「快斗。」

「嗯?」快斗跟着停下。

白马探接过快斗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了一张纸。

那是快斗的身份证明,却没有填写完整。快斗的设定年龄为十七岁,未成年的身份让他的身份证明还仅是一张纸而非ID卡。这也是最方便的地方,尤其对于白马探而言。他只是在这张纸上填写了快斗的名字,连姓氏都没有写上便轻而易举地让快斗和自己一同拥有了江古田高中学生的身份。

然而就算打着自己父亲的名字成功入学,这张身份证明依然需要填满。光有名字没有姓氏一定会在之后带来不少的麻烦,在进入教室作自我介绍之前,白马探决定先把这件事解决。

「快斗记得之前给自己取名字的事吗?」

「嗯……记得。」

「只取了名字,还没有姓氏。」白马探提醒着他,「要为自己取一个吗?或者……」

「黑羽!」

白马探还想说「或者跟我姓白马吧」,谁知快斗已经蹦出了一个姓氏。

黑羽……

虽然已经尽自己最大的限度去忍耐了,白马探还是把快斗的身份证明捏出了一块小小的褶皱。

名字是怪盗的谐音,姓氏直接就用了那个把鱼变没了的魔术师的……自己在这家伙心里到底是多渺小啊!

火是舍不得发的,然而白马探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快斗,一会进了教室,叫我白马君。」

「咦?为什么?」

白马探朝前走了几步越过快斗:「没有为什么,这是上学的规矩,要从陌生人开始做起。明白了吗?黑羽同学。」

本以为快斗看得出自己的不满会撒娇讨好两句,谁知关于上学的概念在机器人偶身上就只有「去上学都是提着书包走着去的」这么一丁点……半天没等到快斗回应的白马探转头发现快斗已经欣然接受了「从陌生人开始做起」的设定,认真地跟在自己身后,眼睛时不时朝自己方向瞟来。

「……」

 

白马探心底那只小白马捂着心口,呕出一口老血。

 

┄┅┄┅┄┅┄┅┄°

 

说要假装不认识,先忍不住的人却还是白马探。

 

某次回头发现快斗居然想往操场方向拐,他只能三两步追上:「快斗,走这边!」

「探你叫错了。」快斗听话地被牵着,不忘纠正白马探,「你应该叫我黑羽同学。」

你自己不也一样错了……

白马探懒得吐槽,继续牵着快斗:「先去教务处报到,然后去教室。」

一边说着,白马探一边扳回快斗不断往操场人声鼎沸出扭过去的脑袋。

「好麻烦,我不要上学了。」

嘴上抱怨着,快斗至少还是听话的。在白马探重新放开牵着的手后,他只是听话地跟在后面走着。

 

┄┅┄┅┄┅┄┅┄°

 

报到之后差不多就是上课时间,班主任松本老师领着两位转校生一同去教室。

热闹的二年级B班在松本老师拉开拉门的瞬间安静下来,同学们飞快回到自己座位上端正坐好,视线全集中在他身后两张新面孔上。

「早上好,同学们。」松本老师向全班同学问好,随后指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这是新转入我们班的白马探同学和黑羽快斗同学。下面,请他们做自我介绍。」

上前一步:「大家好,我是白马探,请多指教。」

白马探的自我介绍简单无比,倒不是没有说辞了,不过为了让快斗效仿的时候不要说多余的话。

回身站回原来的位置,白马探小声地在快斗耳边道:「学着我就可以。」

快斗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快斗这么笑就有不祥的预感,白马探在快斗的掩护下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听到了快斗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快斗照着他的要求去做了,除了语气上带了他个人特有的活泼,并没有哪里不对。

真的那么乖吗?

白马探狐疑着,却不知道快斗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两位转校生自我介绍过后,松本老师开始安排座位。他的手刚一抬起,快斗抢先一步说道:「老师,我可以坐那个位置吗?」快斗朝着讲台下方一指,是位于教室中后方靠窗的一个空位,前后右三个方向各有一个女孩坐着,另一面则是可以望得到操场的窗。

「……」

白马探自视聪明,就算还没有绝顶。可忽然间他不明白快斗选择那个位置的真正目的了——是因为真的太向往窗外那片操场,还是冲着前后右三个女孩去的?

他定睛——快斗挑的位置果然不错,周围那半圈都是美女……

 

┄┅┄┅┄┅┄┅┄°

 

毕竟生殖隔离隔在那,白马探没多久便放弃了和快斗玩「机器人的心思你猜猜猜」的无聊游戏。

 

第一节便是松本老师的课,他是国文老师。

看他一副刻板无比的模样,不想这节课却被他上出了意想不到的趣味。

白马探听得认真,手中的笔跟着松下老师生动的语言飞快地动着。这时,一枚小纸团从左前方精准地落到了笔记本上,阻挡了白马探写下一个字的动作。

 

这是……

 

只是走神一会,并不会影响白马探的上课质量。

他两指捏起纸团,指尖灵活动了两下将纸团摊开,里头几个字工整无比,还是标准的黑体字……

『好无聊啊,白马君,来传纸条吧!』

「……」

白马探额角一抽,显然是在不满快斗在纸条里对自己的称呼。他表达不满的方式十分简单,直接把纸团揉了,塞进抽屉里,继续听课。

 

没几秒,又一个纸团飞了过来。

「……」

再次打开纸团。

『探~~~~~~~~~~~~~~~~~~~~~~~~』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太闲了……

白马探两眼发直地盯着那一排连弧度和书写力度都完全一样的波折号,继额角之后,嘴角也抽了起来。

『干嘛……』

迅速写完两个字外加一串省略号,白马探一个弹指把纸团丢了回去。

『陪我聊天吧,上学一点都不好玩。』

『滚,认真听课。』

『芯片里有课本全部内容啊,我都会背了。』

『那就默默背一遍别吵我』

白马探已经连标点都不想写了……

芯片里有课本这种事自己怎么没想到……意识到自己的失策,白马探无奈着。转念却想着就算快斗熟悉课本,面对那些习题也不一定能够从容应付。这么一想白马探舒坦多了,再看快斗,他居然把课本一盖真开始默背起来!

……

白马探忽然反应,看来快斗选靠窗的位置,真正目的是方便上课开小差吧……

 

┄┅┄┅┄┅┄┅┄°

 

就算是机器人,也是懂得看形势的。

下课铃一响,本该像和尚一样乖乖背书的快斗瞬间就精神了。他和所有同学一道起立向老师说了「您辛苦了」,接着迅速回头,敲了敲前座女孩的肩膀。

「你好,我是黑羽快斗~」

那语气欢快得甚至有些轻浮,斜后方的白马探听着,默默捂住额头假装不认识这家伙。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白马探刚垂下头,便听到前座女孩的声音:「白马同学你好,我是班长中森青子,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好的,谢谢你,中森同学。」既然是女士同自己搭话,就算被快斗的行为弄得再怎么无语,白马探也依然露出了标准的笑容。他念青子的名字,礼仪上应该夸赞一番,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中森?」

无比熟悉的姓氏,总觉得近期在哪里见到过。

不等他想起,另一边还在同前桌说着话的快斗突然转过脑袋:「是不是那个中森啊?报纸上说被怪盗基德耍得团团转的那个。」

「……」

「……」

两记冷瞪飘来,快斗全然无觉:「太笨啦那群警察,居然连怪盗基德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让人给逃了哈哈哈哈……」

报纸上报道的显然会有些夸大其词的地方,他们越是将怪盗基德夸得神乎其技,之后抓到这个怪盗的人才越是强大。关于这点,快斗是不会知道的。

但不知者并不代表不罪,在他放声大笑三秒之后,大笑变成了惨叫。

「嗷——」

青子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记爆栗,然后双手叉腰,霸气十足地朝他吼道:「不好意思啊,你说的那个笨蛋正是家父。」

惨叫归惨叫,那些都是系统设置出来的反应,快斗其实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在场除了手疼还要忍着的青子,最心疼的是白马探。

他在心底泪流满面地喊着「住手很贵的」,另一边还要一脸无事地劝着架:「中森同学,对于这种幼稚的嘲笑,你应该不予理会。毕竟能坐上警视厅搜查二科科长的位置,已然说明令尊的能力。」

白马探的这个台阶铺得极好,青子用力「哼」了一声,坐回了座位不再回头。

松了一口气,白马探又瞪了快斗一眼,谁知那边的快斗见青子不理自己了立马又找前座聊天去了,一点也不领自己的情。

「……」

如果有机会让快斗回炉重造,白马探想,除了他取悦主人的能力,大概还有必要提高一下社交能力……

至于作死的能力……希望可以直接格式化掉。

 

┄┅┄┅┄┅┄┅┄°

 

快斗和青子之间的战火一直延续到了第二节的算术课。

 

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教数学的山下老师为验证大家的听课效率顺便检验新同学的水平,布置了一道随堂练习。被点名完成练习的,是快斗。

被叫到的快斗干脆地起身至黑板边,仔细研究了许久粉笔和口红的区别,才缓缓在黑板上写下了答案。

没错……

只写了最后答案的那个数字——3。

然后,在老师的怒目而视和同学们的目瞪口呆中回到了座位里。

 

这种时候,身为班长的青子自然要帮山下老师把她没说的话说出:「黑羽同学,你的解题步骤呢?」

「什么?」

快斗一脸不解。青子倒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盖住了自己写在练习本上的答案。

青子的举动让快斗更加莫名,他求助似的目光看向白马探。白马探心下清楚青子会有这样的动作一定是认为快斗在黑板上写下的答案是从她那边看去的。但实际上快斗得出的答案完全是系统直接运算而出,遭到这样的误会,白马探看着不禁心疼。

他对快斗道:「中森同学指的是,除了最终答案之外,你还要写出解这道题的运算过程。」

「哦哦。」

这才反应过来,快斗就这么又在全班同学的注目下返回讲台,问着山下老师:「还需要些步骤?」

山下老师点头。

于是快斗重新拎起粉笔吧嗒吧嗒地写上了一大串的代码,从黑板的左边写到右边。中规中矩的黑体字符赏心悦目,但内容却险些惊掉白马探的下巴——

……计算机的运算过程和现实中这道题的解题步骤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指望快斗那电脑跟着人脑的思路走并不容易。

一抬头快斗已经写完运算步骤,拍着衣袖上因静电吸引而来的粉笔灰,得意的笑着:「很简单的。」

……

全班鸦雀无声,几十双眼睛盯着向来和蔼可亲的山下老师,都想看一看能把她气得脸色发青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黑羽同学,」首先发作的却是青子。她压着嗓子,语气间隐藏着一种怒不可遏的情绪,「请不要扰乱课堂。」

「我没有。」快斗直视着青子。

青子指着黑板上乱七八糟的符号及二进制代码:「那你能解释一下自己写的是什么吗?解题步骤?」

「难道不是吗?」快斗反问,说得理所当然。

一道青筋在青子额角跳起。她本就是不服输的性子,刚才快斗对自己父亲语言上的挑衅就像是导火索,在此刻将她彻底引燃。

「那么你能解释为什么明明只需要三步就能完成的题目,你能写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三步?」快斗瞪大了眼睛,「看一眼就能解出来了啊。」

「……」

看一眼就能解出来是因为你是机器人啊黑羽同学……

白马探在青子身后用力摁着突突跳着的太阳穴,反省着自己把快斗带到学校这个错误的决定……

 

┄┅┄┅┄┅┄┅┄°

 

剩下的半节算术课就这么在青子疯狂出题、快斗秒速回答之间结束了。山下老师干瞪着眼看着闹剧上演,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感叹教出两个如此优秀的学霸还是该愤怒地把这两个扰乱课堂的家伙赶出教室。

下课铃声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全然丧失威严的山下在这时终于重新竖起了形象:「中森同学,黑羽同学,到我办公室来。」

「……」听到这句话的青子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就算有,现在吞似乎也太晚了些。

快斗则继续状况外地问了一句「去干嘛」,然后被青子拎着耳朵抓去了教员办公室。

 

极端的暴力可以解决一切理论,这话果然不假。

被捏着耳朵的快斗安分了不少,乖乖地就这么跟着青子离开。

看着快斗被青子粗暴地带走,白马探心疼得想追上去喊一句「轻点」却也没有办法。

「那孩子真是可爱。」

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从左边传来。白马探转过头去,说话的是坐在他左边的女孩。

「你是?」

「我叫小泉红子,」红子自我介绍道,唇角扬着若有似无的笑,「是个魔女。」

魔女……

白马探咀嚼着红子的话,不知该如何接口。

红子笑靥更甚:「你不需要相信,但我知道,那孩子不是人。」

「……」

白马探还想说什么,这时红子已经起身离开了座位。他蹙起眉头,回味着两人间的对话。

或许她是全球三人中的一个也不一定,所以才能看出快斗和人类的不同。但转念一想红子说自己知道快斗不是人,却没有更直接地点出快斗是机器人偶,如果她也拥有那么一个,完全可以说出。

不仅如此,红子的这句话是对他说的——

在白马探完全没有公布自己和快斗之间关系的情况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3)
©我的昵称被吃了 | Powered by LOFTER